元宇宙也好、NFT也罢,反正B站无法免俗

自从元宇宙这一概念在互联网上突然爆火,几乎所有稍具影响力的互联网企业都积极投身到元宇宙的建设中,争先恐后地建立起自己的“数字家园”。而在元宇宙的提携之下,一众和元宇宙息息相关的概念也随之流行了起来,“晦涩难懂”但又“价值千金”的NFT就是最好的例子,这种脱胎于数字收藏品的概念最初诞生于区块链,但因价值难以体现,或者说难以套现而被人冷落了数年,直到最近元宇宙概念的兴起,才让NFT重回大众关注的中心。

 

 

而前不久,B站发售的“鸽德数字艺术头像”,就再一次将“数字藏品”这个古老的概念重新提起。

 

 

NFT还是数字藏品?

 

 

尽管鸽�缘姆⑹劭晌绞蔷徘�十八弯,从最初的“年轻人的第一款数字藏品”到后来的“8位阴兵”“耍猴行为”再到后来的补偿计划,“鸽��”从发布至今几乎每一个能出错的环节都出了错,但在这里,我还是需要向大家澄清一个误区:鸽�允鞘�字藏品,但不是NFT。尽管两个概念非常相似,在某些场合更是被人无意或有意地混淆,但两者的定义并不相同,在相关权益上也更是千差万别。

 

首先,我们来看看什么是数字藏品。用非常通俗的话来说,那些“说白了就是一串代码”的游戏皮肤,其实就是广义上的数字藏品。作为一个实体收藏品相对的概念,数字藏品其实非常有趣:人们对它的应用前景充满期待,希望自己的数字藏品能价值千金,在一夜之间实现财富自由。但从技术上来说,数字藏品自身的特性,却成为了数字藏品升值和投资的最大障碍。

 

 

这个概念很难理解?我们不妨换一个说法。假设你富可敌国,买到了蒙娜丽莎的微笑的真迹,并让法国人包邮到你家。自此,这幅画就成了你的实体收藏品了。那么如何向你的朋友炫耀你搞到了这幅画?把画挂在你家客厅墙上显然是最方便的做法,每一个到你家吃饭的朋友都知道你买到了这幅传世佳作,当地艺术院校也开始组织到你家参观临摹。

 

 

只可惜络绎不绝的访客对你的日常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扰,此时的你决定停止实体展品的展出。但心系文化事业的你又不忍心让大家看不到这幅传世佳作,于是找来了专业团队对这幅画进行数字化扫描,得到了一份蒙娜丽莎的微笑.jpg,在互联网上向全世界免费分发。

 

 

这份蒙娜丽莎的微笑.jpg就是一份数字藏品,所有人都可以在互联网上免费下载。当然了,作为所有人,你也可以付费售卖,但付费售卖并不能阻止别人从买家手里复制这个文档。慢慢地,这份jpg已经人手一份,无法用来证明你拥有这幅画了。

 

但NFT的例子就不一样了,作为实体收藏品的主人,你在制作高清扫描图片的时候,就把文件的唯一编号提交到了区块链中。并宣布“只有你手上这一份文件是正品”,本图唯一编号刻在XXX区块链,其唯一性受XXX区块链保护。即使别人对你手中的图片进行复制,甚至是直接截图,他们也无法得到拥有唯一编号的文件。而此时,你手上的高清扫描版蒙娜丽莎的微笑,就从一个一秒能复制10份的数字藏品,成为了一个唯一且不可伪造的NFT。

 

 

简单来说,鸽德只是一个B站体系内的数字藏品,在所有权和通用性方面都还没达到NFT的标准,称之为年轻人的第一个NFT并不妥当。

 

 

数字藏品注定低人一等?

 

 

看到这里,你可能觉得数字藏品注定低人一等,毕竟从供求关系的角度看,可以无限复制的数字藏品注定一文不值。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我们知道,在市场经济下,价格变动由供求关系决定。换句话说,只要你能确保“只有你一个人能复制”,从源头对数字藏品的总量进行把控,那靠数字展品一夜暴富还是有希望的。那么如何限制文件的复制和分发呢?自建平台就是最简单的办法。

 

以“鸽��”为例,B站建立了自己的数字藏品管理交付系统,确保了只有拥有“鸽��”的用户才能查看、使用、交易这个数字藏品。没错,你可以通过截图、甚至是直接用手机拍摄的方式获得一个“翻版鸽��”。但在B站这套数字藏品的体系中,鸽�砸谰刹皇粲谀恪�

 

 

其实这种自建平台控制供求关系,从而间接确保藏品价格的方式在其他领域已经有非常成熟的运用了。CSGO中那能当首付的“古堡龙狙”,音乐软件里的数字专辑说到底都属数字藏品的一种。

 

 

既然数字藏品的概念就已经足够,那为什么还有NFT的诞生呢?这就涉及关于所有权的问题了。这里我们继续以游戏皮肤为例。尽管我用房子首付的钱买到了纪念品龙狙,但我只能在CSGO中使用。但如果那天我在元宇宙里也攒够了首付,买了原宇宙的房子,那我也没办法在原宇宙中展示我价值连城的游戏皮肤,所以这就有了NFT。

 

 

在理想的情况下,NFT和比特币其实非常相似,他们的唯一性都有区块链技术保证,这些NFT也可以在不同平台之间转移、流通,甚至能以U盘冷钱包等离线的方式进行不为人知的交易,与设想中去中心化的元宇宙概念也不谋而合。

 

 

但就现实情况来看,这些由互联网巨头们牵头研发的元宇宙产品,和设想中的元宇宙却相差甚远。在设想中,元宇宙不由某一家公司掌握,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但为了提高自己元宇宙产品的用户数量,几乎所有以“元宇宙”为目标的互联网公司都和去中心化这四个字背道而驰。高度独立、彼此不互通反倒成为了新时代元宇宙产品的特色。

 

这也是现在不少互联网企业都用“数字产品”来代替NFT的原因。就像某些加密代币一样,没人用的时候,加密代币只是网站上的几个数字,但只要有足够多的人承认,加密代币也能被当作是“货币”。

 

 

只要自己平台成为了主流,那些掌握“数字藏品”发行权的公司就能变相掌握元宇宙中的“铸币”权,从而对自己元宇宙的完整控制。用户转投其他平台?数字藏品不像NFT那样可以跨平台流通,不能跟随用户前往竞争对手推出的元宇宙中,用户“携号转网”的代价也急剧提高。

 

 

这是元宇宙经济的时代

 

 

说到底,各大互联网企业之所以在数字藏品领域发力赶进度,都是为了提高自己在元宇宙的竞争力。从技术上来说,2022年的我们距离设想中的元宇宙还十分遥远。现在我们看到的元宇宙产品,与其说是元宇宙,倒不如说是在元宇宙时代下,各公司利用元宇宙这一概念划分势力范围的产品。

 

 

所谓的数字藏品,也只是招揽用户进入自己势力范围、提高用户黏性的手段。要知道我国甚至有部分酒厂都推出了基于数字藏品理念的“数字酒证”,数字藏品、NFT已经成为了好莱坞编剧口中的“量子”,只不过是另一个营销概念。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我们也不能完全否认数字藏品和NFT的作用。从广义的角度看,游戏皮肤,风光壁纸,原创音乐这些新时代的产物都有成为数字藏品的潜力。

 

 

随着大众对数字藏品认知和认可度的提升,数字时代的虚拟物品交易有可能迎来全新的发展机遇,同时也能积极推进版权保护规定的发展。这无论对用户还是9创作者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而且目前的NFT和数字藏品都还知识脱离元宇宙背景的单一技术实践,在真正的元宇宙产品面世之后,数字藏品和NFT都将成为吸引新用户的最好方式,也是丰富元宇宙初期内容的最佳土壤。

 

至于我们该如何看待现阶段的所谓“数字藏品”?这里我想感谢发明了鼠标的美国科学家道格拉斯·恩格尔巴特,让我们能在半个世纪后的2022年,对图片右键保存。

 

来源:雷科技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OKEx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