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社交元宇宙到产业元宇宙,元宇宙如何从2C到2B?

元宇宙应用主战场,正在逐渐从2C转移到2B。元宇宙的发展对于软件开发、远程工作、工业设计、制造流程、智慧城市等场景,更容易产生变革性的影响。

无论你喜欢或讨厌,元宇宙的爆火都是不争的事实。 

物联网领域一位企业家对元宇宙的评价很具有代表性。他说: 

“元宇宙这个概念,开始我挺排斥的,但是经过认真学习,我现在挺喜欢这个概念。至于我们公司是不是也会加入元宇宙业务呢?谁也不知道。” 

在对元宇宙的热烈讨论中,越来越多的物联网人放弃了观望,开始主动学习和挖掘元宇宙的潜力。 

大家普遍达成的共识是,产业领域的元宇宙已经诞生很久,并且一直在演进,其实就是CPS信息物理系统,不算新概念了,只不过当初不叫元宇宙而已。

元宇宙应用主战场,正在逐渐从2C转移到2B。元宇宙的发展对于软件开发、远程工作、工业设计、制造流程、智慧城市等场景,更容易产生变革性的影响。

作为产业元宇宙的基础,CPS信息物理系统通过集成物联网、机器人、AR、VR、5G、AI等技术,构建出物理世界与虚拟世界中,人、机、料、法、环等要素实时交互、高效协同的数字孪生体,实现系统内资源配置的最优化。 

除了微软、三星、腾讯等科技类型的公司,越来越多看似与元宇宙毫无关联的企业,也开始谋划产业元宇宙的布局。大家姿势各异,但都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因此这篇文章我们来共同探讨: 

企业们采用什么方式来布局元宇宙?

元宇宙如何从2C到2B?

大家对于产业元宇宙的接受程度如何?

企业们采取什么方式来布局元宇宙?

这一轮元宇宙的布局热潮,时尚品牌、工业互联网企业、车企们,一个都没落下。元宇宙的赛道的“发令枪”刚响,他们就跑出了以下七种姿势: 

1. 在元宇宙开店型

耐克、Gucci、Prada、阿迪…每次科技界有什么新热点,时尚品牌总是跟得最快。 

比如耐克开了个“元宇宙”大型旗舰店Nike Land。在这个最新的耐克虚拟世界中,用户除了可以在商店里尽情购物,用各种耐克定制产品装扮自己外,还可以玩各种体育类的小游戏,甚至可以利用互动体育材料来设计自己的迷你游戏。 

不过有人体验之后评论了两个字“就这?!”。 

在虚拟空间中,用户体验到的是蹦耐克床、爬耐克墙等,幼儿园水平的智商历练。 

2. 注册元宇宙商标型

这一波操作,以车企们为典型代表。 

蔚来汽车注册了“蔚来元宇宙”、“蔚宇宙”商标。 

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分别注册了“理想元宇宙”、“小鹏元宇宙”、以及“车元宇宙”等商标。 

上汽集团申请注册近百条包含“车元宇宙”字样商标,涉及广告销售、社会服务、通讯服务、网站服务等。 

3. 并购元宇宙企业型

还是以耐克为例,在迈出了元宇宙布局的第一步之后,紧接着耐克的第二步来了:耐克收购了虚拟运动鞋和收藏品品牌RTFKT。 

RTFKT公司成立于2020年,主要生产运动鞋等数字产品,并通过使用区块链技术确保产品的真实性。 

据耐克称,收购RTFKT将帮助公司“提供融合文化和游戏的下一代收藏品。” 

耐克首席执行官认为,此举有助于加速耐克的数字化转型工作:“我们的计划是投资RTFKT品牌,服务和发展他们的创新和创意社区,并扩展耐克的数字足迹和能力。” 

4. 用元宇宙改造设计与生产流程型

拥抱元宇宙,更高级的姿势是深层次改造。 

时尚品牌Tommy Hilfiger将元宇宙用于产品设计。 

元宇宙可以构建更易于多方互动的开放式产品设计平台,实现将销售商、最终用户等在内的相关方纳入到产品的设计阶段中。 

预计到2022年年底,Tommy的服装100%将通过3D设计生产。他们创建了一个名为Stitch的内部孵化器,用于开发专有的3D设计平台。 

啤酒企业百威英博将元宇宙用于生产流程,提升全供应链可视化。 

在生产过程中,百威英博为啤酒厂和供应链创建了一个完整的数字孪生。这套数字模型可以实时同步的反映物理环境的变化,映射出各种天然成分和酿造过程之间的复杂关系。 

在运输过程中,百威英博通过位置追踪和实时定位,减少供应链的碳排放。在零售端,百威英博通过在线服务,为杂货店提供定制化推荐。全供应链可视化由此得到显著提升,用户可以在全供应链数字孪生的3D系统中,实时看到所购买商品的交付状态。百威英博个性化产品的点击率提升近100%,订单转化率也提高了67%。 

无独有偶,现代汽车也计划把现实中的"智能工厂"原封不动地转移到元宇宙平台上,构建 "Meta-Factory",旨在提高工厂运营,推进制造创新,加速向"智能移动出行解决方案供应商"转型。未来,即将量产新车的工厂即使不实际试运营,也可以通过 "Meta-Factory" 来计算优化后的工厂运转率,从而提高实际工厂的运营效率。 

5. 用元宇宙提升用户体验型

迪士尼早在2020年11月就透露了自己的元宇宙战略:用人工智能、VR虚拟现实、机器人、物联网等技术,将虚实共生的园内外整体体验,向更高层级的沉浸感和个性化演进。 

其推出的智能手环Magic Band,既可当作饭店房间的钥匙,也可当作识别的票券、电子钱包,把游园的一切都整合起来。在技术上,Magic Band其实并不复杂,主要是内嵌RFID,消费者在网站上所设定的行程资料都会储存在手环里面。 

表面看,迪士尼只是让游客通过Magic Band为代表的可穿戴设备以及手机实现了和周边物理环境进行互动,但这背后的逻辑在于,乐园本身成为了一个实时在网的乐园,将物理环境与数字世界无缝结合,创造出特殊的新体验。 

6. 主动把握元宇宙话语权型

工业富联提出了更贴合工业场景的元宇宙解读:工业元宇宙,并认为工业元宇宙将覆盖工业生产全链条环节,包括从产品设计、工艺开发、试产测试、产线生产、设备调试、产线巡检、远程运维、经营管理、人员培训、市场营销等端到端的系统。 

工业元宇宙虽然使用了“元宇宙”的概念,也是新一轮技术革命要素的重叠,但它们的意义和目的却具有产业应用的实际价值。 

工业富联认为工业元宇宙的内核仍然是工业智造体系的最优化实现。工业元宇宙将真正实现制造场景与数据场景中“5M+5C”的系统化整合,让数字世界与实体世界双向打通和映射,在元宇宙中实现工业系统中的人、事、物全面互联和关系构建。 

7. 探索元宇宙新业务模式型

保时捷发布虚拟游戏超跑,名为Vision Gran Turismo。尽管只是针对游戏开发,但在脱离了量产车诸多限制后,该车的设计反而更为大胆前卫。这不禁让人唏嘘,虚拟世界的确存在着更“完美”的车。 

保时捷发布虚拟概念车颇具深意。官方称,在游戏世界中更多地提升活跃度,对保时捷来说具有战略意义。看似是将游戏作为开展数字营销的“触点”,保时捷实则是借游戏,将产品接入元宇宙,探索新业务模式的可能性。 

元宇宙更有影响力的,它所承载的更广泛的虚拟数字技术,正在尝试进入汽车制造领域,围绕用户体验、社交和共创等塑造具象化的场景,打造新商业流量的入口。元宇宙与汽车相结合,能够赋予车企在产品体验和价值创造上的丰富性。 

元宇宙如何从2C到2B?

对于2C,元宇宙还是一个比较遥远的愿景理念,对于2B,产业元宇宙更接近于一整套的技术概念,而不是一个新产品或者新产业。 

从2C到2B,元宇宙需要面对确切的场景,以明确的商业模式,有目的的解决产业问题。

在2B领域,大家面对的是场景和对象,是确切的物理系统,这个系统中的组织关系和任务也是明确的。比起2C的创造性而言,产业元宇宙更强调可视化、准确性和调优性,比起构建新的场景和体验而言,产业元宇宙更关注确切场景。 

在2C元宇宙中,用户愿意为全新创造的内容和体验付费,而在2B元宇宙中,用户更愿意为解决问题所创造的价值买单。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商业模式,即产业宇宙如何做到帮助企业提质、增效、降费和把握定价权。 

2C的元宇宙不一定有目的,但是产业元宇宙需要很强的目的性。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应用这些技术不是目的,解决产业痛点问题才是目的。数据不能标准化是痛点、质量需要提升是痛点、资源浪费是痛点…产业元宇宙需要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和获取价值。 

我们一般认为2C对于新技术的接受是最快的,但是之前的经验表明,事实恰恰相反,2B对于新技术的接受程度更高,渗透速度也更快。 

2C对于技术的要求更多维,往往要求的是过剩的技术,就是那些今天已经成熟到非常廉价的技术。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虚拟现实,它们的早期阶段都是先在2B场景中应用,然后再到2C领域普及。 

不能对技术的短期发展过于乐观,也不能对长期过于悲观。很多企业都在积极思考产业元宇宙的影响,不仅限于特定的垂直行业,而是将其放在在更广泛的经济生态中进行规划。 

大家对产业元宇宙的接受程度如何?

随着元宇宙在工作场景的渗透,大家对于它的接受程度如何?未来我们有可能进入产业元宇宙工作吗? 

联想集团委托市场调研机构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近一半员工(44%)有意愿在元宇宙中工作,并相信元宇宙能够带来工作效率提升等诸多优势。 

该研究于2021年11月开展,调查对象包括来自美国、英国、巴西、新加坡、中国和日本的7,500余名在职员工。 

虽然接近半数的受访者愿意在元宇宙中工作,但仍有20%的人不愿意,21%的人表示中立,另外15%的人表示不确定。 

半数受访者(51%)认为,企业采用新技术的速度,是考验新技术成熟度的重要指标。 

虽然44%的受访者认为产业元宇宙将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但有59%的受访者不确定他们的企业目前在IT方面的投资,是否足以帮助他们最大限度地提高工作效率。 

写在最后

元宇宙的发展重心,正在从2C转向2B,产业元宇宙终将走向星辰大海。 

虽然元宇宙在当下大热,但真正具备商业价值的项目或企业寥寥无几。元宇宙的软硬件生态尚未成熟,很多元宇宙的场景应用示范具备真实市场需求,仍是未知。 

插播个题外话,如果非得预测元宇宙的未来,那么电信运营商的今天,或许就是移动互联网企业的明天,元宇宙的后天。 

最近有篇文章名为《中移动的宿命,也是微信的宿命?》。2022年1月5日,中国移动上市首日收盘仅比发行价高0.52%,险些“破发”。中国移动A股发行价对应市值1.2万亿,约为净利润的11倍(2020财年)、净资产的1倍(2021年6月末)。这么低的发行价,却还要苦苦护盘、祈祷“不要破发”,可谓“血泪上市”。 

我们给运营商贴上“管道”标签,所谓“管道”就是运营方不能染指“管子”里跑的内容。 

“管道”的宿命是被“过顶”,简称OTT(Over The Top)。OTT就是以别家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为基础,越过服务提供者直达用户。 

运营商是管道,很多移动互联网平台其实也是“管道”,只不过更隐秘。社会默许朋友圈广告、微粒贷、小程序赚些“小钱”,不改变微信的管道本性。 

如果微信沦为了管道,那么元宇宙平台会有被管道化的那一天吗? 

按照我的好友宁宇的话说,基础设施的范围从通信网络延展到云网平台,未来再延展到算力网络,甚至再往后的元宇宙,逻辑都是一样的。从创新逐渐走到成熟,规模增长遇到天花板,成长性逐渐消失,资本支撑的潮水退去,谁在裸泳谁能坚持,会比现在清楚得多。


来源:物联网智库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OKEx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