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入门到放弃:扎克伯格退出了币圈

据外媒消息,Meta于2019年推出的加密货币项目Diem(原名Libra)正在考虑打包出售相关资产,以退还早期投资者的投资。知情人士称,Meta拥有Diem约三分之一的股份,目前团队正与投行探讨出售其知识产权的最优方案——以约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加密货币投资银行Silvergate Capital Corp。

 

 

  虽然该消息尚未得到Meta证实,但考虑到该项目成立以来屡屡受挫的艰难局面,破产解散也许早已是它不可避免的结局。

 

 

  1.一场从入门到放弃的发币

 

 

  2019年6月,尚未改名Meta的Facebook,决定进军加密货币领域,并发布了名为Libra的项目白皮书,宣称将为数十亿用户提供一种像发送短信一样方便的支付方式。

 

  与比特币、以太坊等具有高波动性的加密货币不同,Libra的目标是打造一种加密稳定币,加密稳定币的特点是价格一般会以某种法币为基准,不会大幅波动,比如Tether公司推出的稳定币Tether USD(简称USDT),便是基于美元价值,即1USDT=1美元。Libra的目标则是以美元、英镑、欧元和日元这4种法币计价的一篮子低波动性资产作为抵押物。

 

 

  彼时,加密货币市场正风起云涌,比特币从3500美元左右一路突破,即将再次突破1万美元,整个加密市场到处充满乐观情绪。一头扎进加密货币市场的扎克伯格,与今天全面押注元宇宙的心态何其相似似,既对公司前途感到焦虑,又不想错过行业风口。

 

 

  只是这一次,扎克伯格错判了形势,由于涉及到加密货币与法币之间的兑换,触碰了主权国家金融体系的根基,全球监管机构们给了Libra当头棒喝。

 

  Libra白皮书发布仅一个月后,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就举行了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听证会。同年10月,以法国为首的欧盟五国正联手抵制Libra进入欧洲市场,还准备要求脸书放弃该项目。

 

 

  监管压力之下,Libra的合作方也开始离它而去,2019年10月5日,PayPal宣布放弃参与Libra项目,犹如雪崩时每片雪花都不能独善其身,Visa、Mastercard、Stripe、eBay、Mercado Pago等合作方也纷纷宣布与Libra划清界限,整个项目开始变得前途渺茫。

 

 

  2020年4月,Libra一度准备重整旗鼓,聘请前美国财政部官员、汇丰控股有限公司首席律师Stuart Levey担任首席执行官,并将Libra改名为Diem,宣布不再寻求创建一个全球性加密货币支付网络,而是成为一个合规稳定币。

 

 

  但项目整体颓势已无法遏制,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于去年年底离开了Meta,扎克伯格也开始另起炉灶,打算在元宇宙这个宏大构想中一展身手,Libra终于无可避免的走向了变卖回款的结局。

 

 

  2.病急乱投医的扎克伯格

 

 

  为何一度处于聚光灯下的Libra,会以如此惨淡的结局收场?原因主要有两点:

 

 

  一是Meta触碰了一个主权国家金融体系的根基。对一个国家而言,铸币权是其国家主权的象征,也是最高公权力的体现,对于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处在霸权地位的美元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当拥有庞大全球用户群体的Meta发行加密货币时,就已经构成了对美元霸权地位的挑战,美国现有金融体系也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

 

  二是从2019年至今,全球范围内范围内反垄断的呼声就没停过,Meta一直是美国监管机构重点关注对象之一,当这样一家社交领域的巨头拥有铸币权,无疑将进一步加强自身垄断能力,甚至在自身生态体系中拥有绝对“权力”,这是监管机构们所不能容忍的。毕竟,这可是一家曾封禁过美国总统的公司。

 

 

  此外,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Meta切入加密市场的时间并不算早。在Libra项目发布之前,与美元挂钩的主流稳定币已经有Tether公司于2015年推出的USDT,Circle公司于2018年推出的USDC,以及TrustToken平台推出的TUSD等,再加上数字抵押类型稳定币DAI,实物抵押型稳定币DGX等,整个稳定币市场已经过于拥挤。

 

 

  更重要的是,在加密货币这个奉“去中心化”为圭臬的领域,Meta这种在Web2.0时代呼风唤雨的中心化科技巨头,并不见得会受用户们待见。

 

 

  退一步讲,如果Meta可以发行稳定币,那么其他科技巨头如谷歌、微软同样可以发行加密货币,最终结局极有可能演变为一场科技巨头们的货币滥发闹剧。

 

 

  事后分析,Libra显然是一个注定失败的项目。但对于2019年的扎克伯格来说,求新求变已经迫在眉睫,即使是一根浮木,只要能救命他都会毫无犹豫的抓住。

 

  Meta2019年财报显示,其营收增长为26.61%,增速明显放缓,净利润为184.85亿美元,较2018年大幅下降16.4%。同时,FB的业务也非常单一,98.5%营收都来自广告收入,彼时自家擅长的VR/AR领域还在经历漫长寒冬,扎克伯格急需为Meta寻找一个新故事,来缓解因移动互联网时代日渐远去所产生的焦虑,这或需是他误判形势,病急乱投医的主要原因。

 

 

  扎克伯格用行动为大家表演了一场“加密货币的从入门到放弃”,结局是惨淡了点,但好在他如今有了新欢“元宇宙”,这个新故事是未来趋势也好,资本投机也罢,起码足够热闹,不至于还没入门就被放弃。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OKEx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