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 将如何改变人类的未来?

今年 Web3 是一个非常流行的术语,尤其是被另类金融卡通人物和科技届逻辑缜密的推文串作者频繁提及。

在 2021 年,如果你想筹集第一笔资金,并且躲过投资人的批判性思维,那么可以使用两个"作弊代码",一个是"Web3",另一个是"元宇宙"。如果你学会了这些时髦的词语,那么恭喜,你现在有 10 亿美元可以支配,并且还拥有了好的起点,祝你好运,玩得开心。

尽管今天的领袖们发表了大量无特色思想的文章,但仍然没有就"Web3 到底是什么"达成共识。"Web 3"的定义取决于你属于哪个派别,Web3 是骗局,Web3 是未来,Web3 正在将世界代币化,Web3 是 VC 撤资的借口,Web3 是加密货币的另一个名称,各种声音充斥着我们的耳朵。即使是加密社区也无法确定比特币是否是 web3。

如果"Web3 是什么"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并且这个词只是在过去半年里才真正成为流行语,我认为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Web3 还没有真正存在过。然而,很明显,聚合话题下有很多想法和实验不断出圈,旁观者也因此获得了灵感和创造力,亦或是彻底失望。

Web3 的意义何在

这里我暂不赘述 Web3 无用论的相关看法,我会从 Web3 的用途来思考 Web3 可能的定义。我们是否需要放弃 Web2 ?Web3 解决了什么问题?

我认为有以下两个重要的主题:

◼ 权力的去中心化

人们对中央集权越来越不信任。无论是政府、中央银行,还是全球科技巨头,都已经变得比国家更强大。去中心化、行为授权和审查制度使人们对建立无信任和抗审查的平台产生了新的兴趣,这些平台可以赋予普通人权力并分割现有的权力结构。

◼ 价值所有权

随着 Web2 的出现,网络从"读"变成了"读和写",变得更具社会性和参与性;用户生成内容的时代开始了。现代科技公司托管来自用户的内容,然后悄悄地货币化。利用我们对社交互动的渴望,并通过令人上瘾的产品模式进行再加工,插入广告,设法将所有用户生成的价值分配给股东。当你能够成为这些公司的股东时,它们的估值已经达到数十亿美元,内部人士已经致富。

一个开放和公平的网络

我理解支持者的兴奋之情。

一个理想化的未来网络也许能够以积极的方式解决这些社会问题,而且还赋予创始人强大的增长和留存工具,与现有企业竞争。

我们可以建立一个网络,让用户能够分享他们创造的价值,并推动采用率。在这样的网络中,不会由技术管理者来决定我们谈论的内容,或者我们每天必须看多少广告。

也许 Web3 可以赋予普通人一些权利,他们在大公司当了数千小时螺丝钉,投入的精力却被收割为私人股东的利润。

也许网络可以变得更加协作化,而不仅仅是榨取。

一切都可以庞氏化

也许更重要的是,我理解评论家的恐惧。

一个悲观的想法是:未来网络可能到处都是代币化的微交易,在所有用户行为上寻租,需要用户拥有原生代币才能正确操作他们的烤面包机。

它可能是这样一种网络:建立在向散户投资者出售无价值的 ERC20 代币基础之上,然后项目失败了。相比花了几年时间才兴起的销售广告,它以更直接的方式来提取价值。

它也可能是这样一种网络:没有足够的手段来处理骚扰或虐待儿童等不良内容,网络犯罪变得更加难以预防。

也许完全的金融化只有利于擅长复杂算法的对冲基金和早期入场的巨型 VC,他们在私募种子轮中成为这些代币的主要所有者。

该走哪条路呢?

如果你能够想象一个愉快的未来和一个反乌托邦的未来,我不会责怪你期望最坏的未来最有可能成为现实。现代企业显然经常使网络更加惹人厌烦:Cookie 权限、数据权限请求、横幅广告、付费专区、战利品箱以及付费游戏或氪金游戏 — 这些都是退而求其次或反用户的改变。

如果跳出圈来看待加密货币,我们无法责怪圈外人看到了一些和骗局极其相似的东西。财富效应助长了加密市场参与者的激烈言行和傲慢,而加密货币文化的自我讽刺本质也让圈外人感到疏远。

我理解。过去有时会很糟糕,现在有时会很糟糕,所以你会强烈地拒绝接受那些你可以找出理论漏洞的想法。不必费力思考,你就能想象出去中心化系统被利用的方式;也不必看得很远,你就能找到利用普通人谋利的代币项目案例。

但与此同时,你不必看得太远,就能看到现有所有者运营系统中所有权和自主自治权的力量。

在没有中央机构干预的情况下,比特币在十年的时间里从"暗网毒资"变成了机构认可的价值储存资产。

以太坊从"技术宅庞氏骗局"演变成一个庞大的所有者运营网络,每天的交易量达到数十亿。

企业、用户和第三方为这两个网络创造增量价值做出了贡献,并且他们可以共享回报。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其中并获得价值回馈,而不仅仅只回馈给创始人或投资者。

即使是像 ConstitutionDAO 这样纯粹有趣的社会共识项目,也可能成为所有人之间共享用户生成价值创造的一个例子。尽管未能拍下宪法,但DAO的价值变得更高,而这种价值又重新归于参与者。

也许这种共享所有权可以成为一种强制功能,以打破科技公司可以或应该如何运营的现有惯例。

不平等

不平等的现象变得越来越明显。在疫情期间,资产价格暴涨,富人变得更加富有。与此同时,小企业陷入困境,工人阶级很快就花光了他们的刺激性现金。超过50%的美国人只有不到3个月的紧急储蓄。

工资增长几乎停滞不前,但在过去40年中,房屋成本上涨超过400%。人们已经开始发觉被困在一个不利于自身发展的系统中,他们想要的未来正在迅速溜走。

所以 RobinHood 零售期权交易商和狗狗币买家数量的增加也是情理之中。对于那些无法看见通过储蓄和投资实现财务目标的希望的人来说,彩票式投资已经成为一种可行的选择。

也许一种更社会主义的股权或代币所有权模式可以作为资本主义解决普遍基本收入的答案。与其让国家为家庭印制一点现金,向子孙后代征税以支付这一代人,也许人们共享所生产的财富可以创造一个更加公平的世界。

如果用户通过钱包来投票,选择那些他们已经参与了价值创造并且获得了回报的公司,这些公司将发现巨大的网络效应工具,快速增长并取代现有企业。真正参与的人可以选择拥有他们共同创造的一些价值,而不是将其全部交给创始人和投资者。

如果其他条件相同,在两种相同服务之间,用户更愿意去使用能给他们带来价值回馈的服务。

完美的构思

当比特币被创造出来时,这是另一个完美无暇的概念。在保证所有人的公平地位上,中本聪可能是历史上最重要的创造者之一。没有私自拿走代币的份额,也没有给任何私人投资者。所有用户都是在平等的条件下开采自己的比特币。尽管他们通过早期参与,开采了数百万枚比特币,但除此之外,他们并没有其他更多的优势。

当以太坊创建时,他们预挖了一些代币,并举行了一次自由竞争的公开 ICO。所有人都可以参与,一共出售了60,000,000 ETH,每 ETH 的售价约为 0.3 美元。以太坊的创始人们确实为自己和以太坊基金会预留了一些代币,创始人Vitalik 占比最多,但其获得的比例在 ETH 全部供应量的占比还不到 1% 。与传统股票相比,这个所有权份额占比是相当小的。

虽然与比特币相比,以太坊的成立显得稍微不那么"公平",但它仍然有一个相对公平和开放的参与模式。2017年,ICO 模式流行起来,但随着预售和对内部人员的私下销售等问题出现,这一模式逐渐退化。

2018-2019年,参与者自由竞争的公平条款已成为过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开始监管 ICO 项目,保护散户的利益。由于监管压力和缺乏明确性,加密货币建设者只能从风险投资公司而不是普通公众那里筹集资金。非内部人士不再可能以早期廉价条款购买代币,而风险投资机构却可以。

你发现了从没有创始人奖励、自由竞争、公平启动的网络过渡到有创始人大量持有、VC 投资、私有化收益的趋势,并对此感到非常悲观。看来中本聪创造的纯洁和美丽已经被贪婪所腐蚀。

但事实是,加密货币现在很受欢迎。当比特币刚出现时,对许多人来说,加密货币的价值并不明显。然而比特币证明了它是有价值的,而以太坊加剧了这种信念。比特币诞生 10 年以来,一直呈现上涨趋势,这吸引了大量风投机构。

当中本聪推出比特币时,挖矿难度非常低,用电脑就可以挖出 50 BTC的区块奖励。未被发现的比特币成为了业余爱好者的公平启动,而不是对冲基金的游乐场。如果今天有一个项目试图以同样的方式推出,已经富有的人将轻松地掌握所有的哈希、积累所有的代币、为获得新项目的份额支付电费。在这样的环境下,创始人还不如直接卖给他们,还能确保长期的资金。

我更倾向于在相同条件下向所有人开放销售,但我也理解创始人不想冒不必要的监管风险,因此与专业投资者打交道更容易,而且开销更低,更何况载体的滥用以及 2017 年大多数的 ICO 都归零了。

在建设未来的同时一定要致富吗?

不会有人认为 Vitalik 不配拥有 ETH 0.7% 的供应量,因为他对以太坊的贡献巨大。同样,也不会有人认为中本聪以不公平的方式挖出了 100 万枚比特币。

然而,无法忽视的是,Web3 的最大支持者是那些已经获得成功的风险投资家。有点讽刺,但不奇怪,这些实体正试图通过在种子轮中以低价购买多数股权,成为这个这个乌托邦式的、共享的和社区自治的经济体的超级投资者。

同样不能忽视的是,只顾着抢钱的创始人和投资者利用现有的市场动态,创造出庞然大物式的牛市项目来充实自己的钱包。

因此,我认为有四件事是真的:

? 人们一致认为,创始人在世界上创造巨大价值时致富是当之无愧的,也是意料之中的。

有一个粗略的共识,风险投资公司或天使投资人早期的资助也是提供服务,当他们资助的项目为世界创造巨大价值时,也应该得到回报。

? 许多人认为这些融资机会应该是公开和公平的,拒绝现有合规的投资者规则,认为其过于家长制或是反直觉的(耶,现在我们可以从风险机构那里高价接盘!)。

? 每个人都讨厌创始人或风险投资人不做出任何价值贡献就可以获得财富。

不可否认,最后一点现在已经在加密世界中变得普遍。许多未完全开发的产品的 CEO 一夜之间成为了亿万富翁,仅仅是通过发行代币和承诺做出 NFT 驱动的电子游戏,或者建立一个活跃用户只有两位数的"Web3"平台。

总结

Web3 还不存在。牛市中有大量的旁氏骗局,评估它的价值可能并不准确,但是,忽视市场的动态变化也是不客观的。

我认为现实世界和 Web2 的社会问题是存在且值得解决的,在 Web3 的愿景中,有很多东西令人期待。

我认为开放、透明和无许可的系统取代中央机构对世界是有益的,可以重新平衡和分散权力。

我希望加密市场的金融繁荣能够吸引聪明的头脑,远离向人们推销广告,而是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和合作的未来。

但是,如果加密项目创始人变得富有而不再关心他们的项目,并且新网络是由后期资本主义贪婪军团建立的,那么我不会感到惊讶,这些贪婪的公司让你在Cardano 上购买一个碎片化小额支付 NFT 来操作你的电动牙刷。

后话

我知道我被引诱进入了一场无结果的辩论中,这些亿万富翁都是在 Facebook 时代的网络中致富的。说实话,他们辩论的结果并不重要,因为他们不再是未来的冒险者和建设者。也许他们是金融家,但他们的幂律曲线模型已经说明了他们错的比对的多。

作者:Cobie | 翻译:Morisen | 编辑:富二代

Link:  cobie.substack.com/p/wtf-is-web3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OKEx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