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洗钱一直在线:数字加密货币以身试法难成漏网之鱼

来源:证券时报

 

 

  证券时报记者 李颖超

 

 

  科技的不断进步,也孕育出目前仍褒贬不一的新形态金融资产。其中,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等数字资产自问世以来就饱受争议。在未曾间断的资本市场逐利游戏中,加密货币等虚拟资产逐渐被滥用于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令各国监管不得不严阵以待。

 

 

  2月8日,美国司法部宣布,已查获5年前被盗比特币中的9.4万余枚,并且逮捕了两名涉嫌洗钱的嫌疑人。据悉,从该嫌疑人手中没收的加密货币价值约3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30亿元),为史上最大金融扣押。

 

 

  根据区块链数据分析公司Chainalysis的报告数据,2021年,网络罪犯通过加密货币洗钱金额达到86亿美元,较2020年增加30%,其中约有17%的犯罪金额来自去中心化金融应用,即传统银行之外为加密货币计价交易提供支持的应用。

 

 

  某跨国支付机构的风控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无论是从公司自身的角度,还是从监管的规定来看,反洗钱的要求一直很严,“近年来,有不止一家金融机构因为尽职调查做得不够而引起争议甚至被处罚,监管其实一直比较严格。”该人士表示,从其所在的机构来看,监管每年的要求相差并不是很大,但能明显感觉到在尽力向国际接轨。

 

 

  洗钱盯上数字艺术品

 

 

  近日,区块链数据分析公司Chainalysis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通过NFT(不可替代代币)来进行洗钱的行为有逐步增多的态势。“尽管当前NFT市场上只有一小部分的洗钱行为,但其所占比例正不断上升。”有分析人士指出。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NFT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投资概念。NFT,英文全称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是一种应用区块链技术验证的数字资产(包括图片、视频剪辑等形式)。现实中,NFT大多以“数字艺术品”这一形式被投资者熟知。

 

 

  2021年3月11日,艺术家Beeple的NFT艺术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最终在传统拍卖行佳士得以693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的价格成交。2021年3月18日,有媒体报道称,埃隆·马斯克的推文,包括配文、剪辑和歌曲被打包成NFT出售,最高出价曾高达112万美元。

 

 

  不仅如此,国内众多互联网巨头也参与了这一市场,相继宣布推出相关的NFT项目,例如腾讯以“幻核”APP切入NFT数字商品领域;阿里以“蚂蚁链粉丝粒”来提供付款码NFT皮肤和数字艺术品。

 

 

  “由于区块链具有高透明度,艺术品的信息完全公开。”有NFT领域人士表示,数字艺术品交易不仅可以看到交易双方,艺术品本身的发展历史皆可被溯源。正是有这些特性,相较于实体艺术品市场的洗钱活动,NFT的交易行为更容易被量化。

 

 

  但NFT市场中的洗钱交易证据已经被国际机构发现。Chainalysis的报告显示,去年3月份,通过非法地址发送到NFT市场的加密货币出现大幅跃升,突破100万美元;当年四季度则进一步增长,达到近140万美元。

 

 

  “在去年的三、四季度中,绝大多数此类洗钱活动都来自与诈骗相关的地址,这些地址向NFT市场发送资金进行购买。”Chainalysis称,NFT出现了被滥用的可能性,市场、监管机构和执法部门应该对此进行更密切地监控。

 

 

  有分析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指出,虚拟资产层面的交易监管难度太大,包括我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也并没有认可这一交易方式,虚拟货币的交易等被当地法律禁止。“国内此前也要求,各金融机构停止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账户等方面服务,再后来,发改委联合多部门整治了虚拟币挖矿等活动。”该人士表示。

 

 

  “洗钱”,特别是来自受制裁的加密货币业务所进行的转账交易,已经对NFT本身的市场信任度形成巨大风险。

 

 

  加密货币洗钱创纪录

 

 

  随着在线交易变得越来越普遍,金融机构甚至监管层不得不警惕与日俱增的非法交易风险,尤其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引发的洗钱隐患。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一般来说,洗钱方式较为隐蔽,金融业务创新发展、虚拟货币应用方式、洗钱与恐怖融资等带来的治理难度不小。

 

 

  “自2017年以来,网络罪犯通过加密货币进行洗钱累计超过330亿美元。”同样来自于Chainalysis推出的报告显示,2021年,网络罪犯通过加密货币洗钱的金额达到86亿美元,较2020年增加30%,其中约有17%的犯罪金额来自去中心化金融应用,即传统银行之外为加密货币计价交易提供支持的应用。

 

 

  有研究人员表示,近来已经发现越来越多的网络罪犯通过恶意软件从个人用户处窃取加密货币,这部分资金会被转移到去中心化的金融平台上。这种基于恶意软件来操作的网络犯罪,就像窃取个人信息一样容易,但规模上更为复杂。

 

 

  据了解,常见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恶意软件家族可分为信息窃取器、Clippers(剪贴工具)、Cryptojackers(加密货币挖矿)和木马程序。具体的数据显示,2021年受害者被动转向恶意软件控制的加密货币地址共有5974笔交易,高于2020年的5449笔,而从非法地址发送的所有加密货币中,超过一半的(55%)流向了270个服务存款地址。

 

 

  此前,曾有国外犯罪分子利用网络钓鱼诈骗了4亿韩元,而后将赃款兑换为加密货币。利用较短时间进行多次高价交易后,上述资金被转至国际某虚拟钱包,这些赃款在整个过程中被转移了接近50次,以尽可能隐藏身份。

 

 

  在针对利用加密货币进行洗钱活动的犯罪打击中,执法部门的力量毋庸置疑,比如通过监控,破坏异常交易行为等实现阻碍不法分子访问此类数字资产的行径。这让人不禁联想到当前我国官方推行的数字人民币,实际上,数字人民币在研发过程中也着重发挥数字货币在监管和隐私保护两方面的作用。

 

 

  “数字人民币是可控匿名的,即在交易和流通过程中是匿名的,但最终交易流向和资金链条可以且仅对央行开放,这不仅减轻了交易环节对金融中介的依赖,能够极大保护用户隐私,还有助于精准打击洗钱、恐怖融资、逃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有业内人士指出。

 

 

  反洗钱监管再加码

 

 

  进入2022年,针对反洗钱工作的安排和部署,监管系统首月就展现了强有力的态度,不论是对违规金融机构的处罚,还是相关条例规定的出台,都令市场为之关注。

 

 

  某跨国支付机构的风控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无论是从公司自身的角度,还是从监管的规定来看,反洗钱的要求一直很严,“近年来,有不止一家金融机构因为尽职调查做得不够而引起争议甚至被处罚,监管其实一直比较严格。”该人士表示,从其所在的机构来看,监管每年的要求相差并不是很大,但能明显感觉到在尽力向国际接轨。

 

 

  “随着我国加快构建高水平对外开放格局,国内反洗钱规范也需要与国际通行的标准进行衔接。”周茂华也提到。

 

 

  春节前,央行、银保监会与证监会联合发布《金融机构客户尽职调查和客户身份资料及交易记录保存管理办法》,对各类金融作出要求——在营业过程中对个人存取款在5万元以上的用户进行登记等。

 

 

  同一时间,央行杭州中心支行还披露了对网商银行高达2236.5万的处罚,处罚案由显示该行存有多项违反反洗钱规定的行为。不止网商银行一家,广州农商行、昆仑银行也因存在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等违反反洗钱法律法规的行为,分别被处以590万元、269万元罚款。

 

 

  近年来,监管层严肃开展反洗钱执法检查的工作一直未曾松懈。央行于去年12月底发布的《中国反洗钱报告2020》显示,2020年全年,央行共对614家义务机构开展反洗钱执法检查,其中87%为法人机构,依法处罚反洗钱违规机构537家,罚款金额5.26亿元;处罚违规个人1000人,罚款金额2468万元,反洗钱监管处罚总额较往年明显上升。

 

 

  央行报告称,同期,突出对被查机构后续整改工作的关注和督导,全系统共组织“回头看”走访917次,推动义务机构认真落实整改措施。总行完成26家法人机构反洗钱年度分类评级和3家大型银行洗钱风险评估报告,下发监管意见书29份,指导相关机构进一步改进反洗钱工作。

 

 

  2022年1月26日,央行、公安部、国家监察委、最高法、最高检、国家安全部、海关总署、国家税务总局、银保监会、证监会、外管局等11部门联合印发了《打击治理洗钱违法犯罪三年行动计划(2022~2024年)》,决定于2022年1月至2024年12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治理洗钱违法犯罪三年行动,以依法打击治理洗钱违法犯罪活动,进一步健全洗钱违法犯罪风险防控体系。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OKEx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