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暴跌的背后:Meta的元宇宙之路究竟走得怎样了?

(上海,编辑 潇湘)讯,事先,或许谁都没有想到,Facebook在改名元宇宙(Meta Platforms)后举行的首场财报业绩发布会,居然就成为了引发其股价崩跌的导火索。而这一切,正令资本市场重新审视其所描绘的宏伟的元宇宙蓝图……

上周,一众美国大型科技股终于在1月的大跌过后逐渐走出了阴霾,然而,Meta却并不在此之列。这家社交媒体巨头Meta刚刚遭遇了美股史上“空前”的暴跌——上周四全天收跌26.44%报237.60美元,创下了该股有史以来的最大跌幅。按市值计算,Meta市值单日蒸发约2513亿美元,约合1.6万亿人民币,更是缔造了美股市场有史以来最大的个股单日市值降幅。

Meta股价的暴跌直接导致扎克伯格的身家在一天内大幅缩水了310亿美元,据统计,扎克伯格这一蒸发的净值甚至超过了推特(Twitter)和达美航空的市值,这两家公司的市值目前分别约为280亿美元和250亿美元。

扎克伯格在去年10月28日举办的Facebook年度Connect大会上,正式宣布将Facebook更名为Meta Platforms,并扬言“我相信元宇宙将成为互联网发展的下一个篇章,也将成为我们公司的下一个篇章。”由此,在扎克伯格的“振臂高呼”下,2021年也一度被业内誉为“元宇宙”的元年。

然而,在改名后的短短三个多月时间里,Meta交出的成绩单却显然并不理想。

在首次向投资者披露的呈现转型元宇宙的财报数据中,其元宇宙业务仍处于疯狂烧钱阶段——巨亏了逾百亿美元,而更令人焦虑的是,公司原有的那些“基本盘”也正面临业绩缩水:Facebook日活用户首次出现环比下降,显示用户增长已经触顶;在线广告市场的份额也正遭遇谷歌等蚕食,种种迹象预示着其在广告市场上躺赚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

至于Facebook在短视频业务上的最大“敌人”TikTok,则依然是横亘在其面前未能逾越的高山……

原本期待在2022年大有作为的Meta,似乎在虎年伊始就不幸沦为了“病猫”!

“烧钱”的元宇宙

Meta向元宇宙的转型究竟有多么烧钱?Meta在本次财报中首次将Facebook Reality Labs(FRL)作为独立部门进行了财务业绩的披露,从中便可见一斑——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该部门仅实现了23亿美元的营收,全年经营亏损则达到了101.9亿美元。

此前,该业务在2019和2020年也分别亏损了约45亿和66亿美元,而去年的亏损幅度比2020年几乎多出了50%。

Reality Labs部门成立于2018年,主要研究VR/AR技术和产品,是负责实现扎克伯格元宇宙愿景的核心,其生产硬件产品Quest 2是目前市面上销量最好的VR设备之一。Reality Labs的负责人Andrew Bosworth在今年刚刚升任为Meta的CTO(首席技术官),这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高管在Meta工作年份已超过了16年。

为了事事以元宇宙优先,扎克伯格不惜把Facebook的名字都改了,这足以显现其试图在这一领域打下一片天地的雄心,而上述全年逾100亿美元的亏损,也确实显露出扎克伯格在元宇宙上花起钱来丝毫不手软。

根据Meta首席财务官John Sines的说法,这烧掉的100多亿美元中有42亿美元花在了员工成本、研发和销售成本上。Sines还预计,Reality Labs在2022年的亏损还会“显著增加”……

根据Meta的设想,今年其将招募更多员工来参与元宇宙计划,在未来5年间,仅欧洲员工就将会达到1万人。该公司甚至已经在行业内掀起了一场人才争夺战:微软AR团队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流失了约100名员工,这些人中的一部分便转投到了Meta门下……招聘网站Indeed提供的数据显示,市场上部分元宇宙相关资深岗位的薪资已因这波热潮翻了逾10倍。

就连扎克伯格自己也承认,在未来1-3年的时间里,都仍将主要是为元宇宙打基础的阶段,这些投入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任何盈利。

扎克伯格此前曾表示,“我们希望在未来十年内,元宇宙将覆盖10亿人,承载数千亿美元的数字商务,并为数百万创作者和开发者提供就业机会。”扎克伯格坚信,互联网的下一代是元世界——一个目前看来仍然相对模糊的理论概念,他愿意为此投入巨资。

元宇宙搭建得如何了?

对于Meta的投资人而言,在元宇宙领域“烧钱”的背后,更为关心的或许是这一虚拟世界如今究竟搭建的如何了——元宇宙的投入何时才能产生规模性的收入,又何时才能够真正盈利?

对此,扎克伯格自身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的表态似乎依然信心满满。这位Meta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表示,“我们将在2022年继续投资那些关键优先事项,同时努力构建元宇宙。我们将专注于建立一个沉浸式的、有形的元宇宙所需的基础硬件和软件,以实现比今天的任何产品都更好的数字社交体验。”

在硬件方面,Meta已经看到了头显设备Quest 2的市场吸引力。

扎克伯格指出,“人们在Oculus内容市场上的总消费金额已经达到10亿美元级别,这帮助虚拟现实开发者扩展和维持了他们的业务。我们刚刚还经历了一个强劲的假日购物季,Oculus在圣诞节第一次登上了美国App Store的榜首。我们正努力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一款高端的虚拟现实头盔,并继续在开发Project Nazare上取得进展,这是我们的第一款全增强现实智能眼镜。”

至于软件层面,扎克伯格表示,“虚拟世界平台Horizon是我们元宇宙愿景的核心。我们最近已向美国和加拿大的用户开放了该社交虚拟现实世界的测试版。我们已经看到许多有才华的创作者共同参与建造这一虚拟世界,在那里制作人间可以合作,也可以放松地冥想。”

今年,Meta还计划发布Horizon的手机版本——这将使早期的元世界体验不仅仅局限于VR设备。

扎克伯格指出,“届时,尽管最深层次、最具沉浸感的体验仍将需要虚拟现实设备实现,但人们也将能够从Facebook或Instagram应用程序中访问元宇宙世界,并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实现越来越多的互动内容。这将使我们能够建立更丰富的社交体验,无论你的朋友是否身在VR中,你都可以与他们在元宇宙中联系。”

Meta还正愈发重视人们在虚拟世界化身(avatars)的设计开发。在12月,Meta向所有Unity开发者在Quest、Rift和基于windows的VR平台上推出了Meta Avatars SDK,让开发者将Meta化身带到他们自己的VR体验中。

Meta近期还公布了一个更新,让人们可以进一步定制自己在元宇宙中的角色,更好地展现自己——Meta也将引入数字服装。首先是与NFL合作,这样人们可以为你最喜欢的球队加油,人们也可以在Quest、Facebook,、Instagram和Messenger上使用自己的化身头像。化身将成为Meta 2D社交应用和3D沉浸式虚拟现实体验之间的另一座桥梁。

扎克伯格指出,“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以使虚拟形象更加具有表现力和拟真度,因为它们将在元宇宙中充分代表我们,并帮助我们感受到与他人在一起。但我对我们当前取得的进展感到非常兴奋。”

投入是否真的能获得回报?

无可否认的一点是,任何领域的开拓创新,在前期都需要巨额人力和资金的研发投入,更何况是类似元宇宙这样的科技前沿尖端构想。然而,如此疯狂的烧钱速度,依然足以令市场对该公司未来几年的业绩表现感到担忧:可以预见到的是,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Mate的元宇宙业务注定仍将无法贡献利润,并将持续拖累该公司的现金流。

基于AR技术、区块链、3D视觉、云计算,乃至脑机接口、数字孪生、人工智能等多类前沿技术构筑的元宇宙体系和规则要素,要比单纯的移动互联网复杂得多。任何想要在此领域获得最终突破性创新的企业,可能最终都需搭建起一个由场景内容、前端设备平台和底层技术支撑的复杂生态系统。

有华尔街分析人士就曾表示,由于元宇宙眼下依然没有明确的定义,Meta可能还需要再花上“数吨的现金”。

与此同时,眼下依然没有证据表明,Meta在元宇宙领域的大举押注,必然就能获得回报。与Facebook在2012年转向移动设备不同的是,虚拟现实的使用目前仍然是小众爱好者的领域,尚未真正成为主流。增强现实头盔的普及也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如果不是几年的话。

即便是在眼下部分Meta取得市场优势的领域,其是否能最终笑到最后,同样面临着大大的问号。

此前,由于收购一体式头显制造商Oculus的成功,Meta在虚拟现实(VR)领域取得的领先地位一直被业内所津津乐道。但未来,这方面的竞争也注定将加剧。

近来有传闻称,苹果的第一款混合现实头戴设备最快可能在今年上市。相比于没有自主底层操作系统的Oculus,一旦拥有自主系统+应用商店+硬件的苹果入局,Meta在元宇宙领域的先发优势很可能面临冲击。

换言之,即便元宇宙时代在未来真的到来,这个时代是否属于最先喊出这一口号的Meta,目前还很难说。而眼下,相比于押注未来同时又充满不确定性的元宇宙业务,Meta现实中一系列核心业务所面临的挑战,可能更是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境地……

尽管该公司上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其旗下应用家族(包括Instagram、Messenger和WhatsApp)的新用户略有增加,但其核心的Facebook平台去年四季度的日活用户数则出现环比下降:日活用户数为19.3亿人(预期19.5亿),月活用户数为29.1亿人(预期29.5亿人)。Meta在最新财报中还就苹果公司的新广告隐私政策如何搅动数字广告业发出了迄今为止最严正的警告。Meta首席财务官Dave Wehner预计苹果公司的政策将使其2022财年的销售额损失超过100亿美元,这相当于其去年总收入的8%左右。

此外,在扎克伯格一直渴望谋求取得突破的视频领域,Meta目前也依然难以从TikTok的手上抢得更多蛋糕。这款由字节跳动开发运营的现象级社交应用已经在全球拥有超过10亿用户,因其短视频内容具有高度的可分享性,而且轻易地就能令人上瘾。为了吸引眼球和注意力,扎克伯格试图克隆TikTok,在Instagram中添加了一个名为Reels的视频产品功能,不过迄今其发布功能丰富性跟TikTok仍有巨大差距。

当然,目前也有一些业内人士依然对Meta的元宇宙转型抱有期望。私人投资公司J. Stern &;Co.首席投资官Christopher Rossbach就对Meta的元宇宙前景仍然表示乐观。他认为Meta在元宇宙方面的大规模投资,虽然当下令投资者感到不快,但这显示了它在这个新领域成为领导者的能力和意愿,并终将产生可观的回报。

Rossbach还认为,“Meta四季度的收益之所以看起来如此糟糕,部分原因是因为它们与一年前的疫情严重时的超常增长时期相比。尽管用户增长放缓且成本上升,但Meta第四季度的收入和盈利能力的基本面表现仍强劲。

对Rossbach来说,这次暴跌可能看起来是一个买入机会。现在Meta的股价估值颇具吸引力,对长线投资者而言,任何进一步的挫折都将使其成为一个更具吸引力的机会。”

或许,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转型之路,究竟是死里求生还是死路一条,只有时间才能检验。正如巴菲特的那句名言:“当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OKEx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