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事危机,比特币迎来世界上第一次“加密战争”

撰文:TechFlow Intern

“世界上第一次加密战争”,这是《华盛顿邮报》给俄乌战争的描述。

我有一个不成熟的预感:乌克兰战事一定程度上会改写或加速Crypto的历史进程。

一件被大多数人忽略的事情,在与俄罗斯的战争冲突前,乌克兰宣布了加密货币合法化。

2月17日,乌克兰政府官网宣布,议会高票通过了总统提出的虚拟资产法修正案。该法案认可了虚拟资产在乌克兰的合法性。

这个时间点显得有点微妙。

后来我在推上提了一个猜想,乌克兰政府和军队此前正从世界各地获得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捐款,以支持他们与俄国的武力冲突。

比如,有一家名为Come Back Alive的组织,成立于2014年,旨在为乌军提供军事装备、培训服务和医疗用品,该基金会于2018年开始接受加密货币捐赠,在局势紧张前夕,收到大量加密货币捐赠。

随后,乌克兰政府更是亲自下场,在推特上发布了受捐赠的钱包地址,2天之内收到了超过2200万美元捐款。

整个Crypto行业几乎是一边倒支持乌克兰。

FTX 首席执行官 Sam Bankman-Fried 在Twitter 上表示,该公司将向每个在交易所拥有账户的乌克兰人赠送 25 美元。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社交媒体上呼吁通过UkraineDAO为乌克兰当地人提供支持。

波场创始人孙宇晨宣布为乌克兰捐款20万美元。

币安捐赠1000万美元并启动乌克兰紧急救济基金首次众筹,创始人CZ表示,“这就是区块链闪耀的地方,全球筹款。”

Uniswap甚至专门构建了一个界面,可以将任意 ERC-20 代币换成 ETH,然后在一次交易中直接将其发送给乌克兰政府。

Crypto行业目前总体是亲西方的意识形态,如V神所言,以太坊是中立的,他不是。

金钱战争

加密货币与战争,让我想起电脑与互联网,同样是是战争的产物。互联网的主要前身为阿帕网,这是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开发的世界上第一个运营的数据包交换网络,是全球互联网的鼻祖。

1974年,美国国防部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ARPA)的罗伯特·卡恩和斯坦福大学的文顿·瑟夫又开发了TCP/IP协议,1983年1月1日,ARPA网将其网络核心协议由网络控制程序改变为TCP/IP协议,这也成为了如今互联网的核心。

互联网传递信息,区块链传递价值,信息与价值是现代战争最重要的无形战场,甚至可能比物理战争更加重要。

热战之前,是网络战争,安全攻防与舆论战争。

图:360网络安全研究院院长

战争是碎钞机,比如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不到两个月的进攻时间里,美国的成本支出在280亿美元到300亿美元之间。

因此,如何搞钱,如何维护本国金融稳定以及破坏他国金融稳定成为看不见的金融战场。

加密资产正成为一种强大的新兴战争众筹工具,加密技术服务公司elliptic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当面临金融制裁,无许可的Crypto或许又能成为一种规避制裁的对冲。

因此,很难说Crypto利好乌克兰还是俄罗斯,但比特币再一次站在了舞台中央。

SWIFT、瑞士与比特币

还记得2013年塞浦路斯债务危机吗?比特币的第一次出圈大牛市,很多人也是因为该事件开始了解比特币。

那年三月,“避税天堂”塞浦路斯爆发了严重的债务危机,并且经济总量连续三年萎缩、失业率高涨。

为了应对这种严峻的局面,4月17日塞浦路斯总统尼克斯发表电视讲话称,为求获得欧盟100亿欧元的紧急援助贷款,该国政府将向当地银行存款用户征收存款税;其中存款达10万欧元或以上的税率为9.9%,10万欧元以下的税率为6.75%。

民众可就不乐意了,疯狂挤兑现金,与此同时,比特币网络却经历了诞生以来的首次疯狂涌入。部分知晓比特币的塞浦路斯民众,争相挤向比特币网络,将手中的货币部分兑换为BTC,以规避政策风险,受此影响,比特币价格短短几天内,从三十多美元推高至265美元,实现了近十倍增长。

比特币诞生于2008年金融危机,并在2013年塞浦路斯债务危机、美国政府停摆危机、2015年的希腊债务危机以及2016年的脱欧公投期间,步步蜕变出圈。

这一次是战争危机,比特币迎来了属于它的“完美叙事”。

2月26日,美国与欧盟、英国和加拿大发表共同声明,宣布禁止俄罗斯使用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国际结算系统。

若某个国家被排除出SWIFT系统,可以类比于某自然人在社交媒体中被删号,SWIFT因此被认为是制裁手段中的“金融核弹”,有此待遇的此前有朝鲜和伊朗。

全球大富豪们的存钱罐瑞士罕见放弃中立的立场,决定跟进欧盟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冻结俄国资产。

与此同时,俄罗斯进行外汇管制,禁止居民向国外银行账户汇款,禁止民众携带大量外币出境

……

传统金融价值转移设施瘫痪、资产被中心化机构冻结,资本管制……这恰好迎合了比特币或者区块链最初的叙事,一个无需许可,去中心化的价值转移网络。

技术是中立的,比特币也是,但对于欧美政府而言,他们的担忧在于,如何规避俄罗斯用加密货币逃脱制裁。

美国财政部发布新规,禁止美国人向俄罗斯寡头和实体提供任何支持,包括使用数字货币或资产进行交易。此外,美国财政部还要求币安、FTX和Coinbase三大加密资产交易所屏蔽受制裁的人员和地址。

乌克兰方更加激进,数字化转型部向Coinbase、Binance、Huobi、KuCoin、Bybit、Gate.io 和 Whitebit 以及乌克兰交易所 Kuna八家交易平台发送了正式信函,以“担心加密资产被用来逃避制裁”为由,要求它们停止为俄罗斯用户提供服务。

Coinbase、Binance、Kraken 分别表达了“抗议”,“交易所不能在没有法律要求的情况下冻结俄罗斯客户的账户。”

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但是交易所中心化的,交易所迎来了去中心化主义与中心化权力之间的碰撞考验。

Money Freedom

1791年,Speech(言论)、Religion(宗教), Press(新闻)、 Assembly(集会)、 Petition(请愿)的自由被写入一些国家宪法。

但似乎缺少了点什么?Money Freedom。

直到2008年,Money Freedom有了技术可能性。

用李笑来的话说,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技术手段实现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尤其在战争环境中,当主权国家本身面临威胁,依托于主权信用的货币难以幸免,超主权的硬通货是救命稻草,以前似乎只有黄金,现在多了一种选项。硅谷初创公司 Portside 的开发人员 Artyom Fedosov 深有体会:

正如一个朋友所说,持有比特币,不是期待比特币涨上天,而是说不定有一天,它能救命,救他全家的命。

最后,希望战争早日结束。

来源:腾讯网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OKEx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