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叫板比特大陆

文|字母榜 刘星志

编辑|赵晋杰

一向在PC领域称霸的美国半导体巨头英特尔,也开始盯上了比特币矿机。

在近日落幕的ISSCC(国际固体电路会议,学界业界集成电路设计最高级别会议)上,英特尔分享了其最新的比特币矿机。中国去年5月禁止加密货币挖矿后,北美崛起为全球比特币挖矿中心。由于英特尔更靠近北美矿工,能提供更好的服务,并对市场波动率先做出反应,这些都成了英特尔入局矿机生意的潜在优势。

但在2012年前后出现的比特币“淘金热”中,由比特币挖矿对算力的需求孕育而出的庞大矿机市场中,来自中国的矿机厂商比特大陆,才是这场淘金热中收获最大的“卖水者”。

2015年-2017年是矿机巨头发展的黄金时期,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比特大陆的营收约为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8亿元),从营收上看,已经超越展讯成为仅次于华为海思的大陆第二大IC设计公司。

时至今日,比特大陆仍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大的矿机生产商,但这份“卖水者”的生意正变得越来越难做。

2018年起,比特大陆先后经历了比特币“矿难”、上市失败,以及两位联合创始人内斗所带来的公司增长放缓。

“矿霸”比特大陆遭遇内忧外患,强敌英特尔躬身入局,矿机行业的终局再度变得扑朔迷离。

A

比特币通过挖矿生产,每10分钟全网矿工一起计算一道算术题,只要先算出答案,就相当于挖到了这个区块,该矿工就能获得系统新生的比特币奖励。

起初竞争答题的矿工不多,写好挖矿程序,通过个人电脑的CPU就能挖到比特币。但随着比特币价格不断上涨,越来越多人成为矿工,答题成功的概率被摊薄,矿工们需要更强大的算力来竞争有限的比特币。

这种需求催生出国内三大矿机巨头: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

2013年1月,嘉楠耘智创始者张楠赓研发出行业第一台商用ASIC矿机,但嘉楠耘智并未守住这一先发优势,比特大陆后发制人,甩开嘉楠耘智好几个身位。据三家公司2018年招股书数据,比特大陆2017年营收143亿元,嘉楠耘智、亿邦国际2017年营收分别为13.08亿元、9.79亿元。

据企查查数据,比特大陆成立于2013年,创始人为吴忌寒、詹克团。

吴忌寒2009年毕业于北大经济学专业,毕业后进入华兴资本。当时华兴资本把投资方向转向互联网,这让他有机会了解到最新的互联网技术和商业模式。

吴忌寒是最早认识到比特币价值的人之一。2011年偶然接触到比特币后,吴忌寒研究了三天比特币的技术逻辑,得出了判断——比特币要么能上涨数百倍,要么归零。于是,吴忌寒凭借投资人身份,向亲戚朋友募集了10万元购买比特币,当时比特币的价格大概10美元1个。

2012年吴忌寒通过投资烤猫公司的矿机赚到了第一桶金。当年12月,烤猫矿机面世大获成功。2013年,烤猫公司的矿场垄断了比特币40%多的算力,高峰的时候,烤猫的矿场一个月挖的比特币有4万多枚。数月之内,烤猫公司的股份暴涨500倍,吴忌寒摇身一变成为千万富翁。

也是在这一年的4月,吴忌寒离开华兴资本,专注于比特币生意。离职后他花几百万元预定了张楠赓的阿瓦隆矿机,但由于未能按时交付,吴忌寒损失惨重。也正是这次损失让吴忌寒认识到手握矿机技术的重要性。

吴忌寒想起了詹克团,二人聊了两个小时,詹克团决定加入,一同成立一家矿机公司。此前詹克团还在经营一家做机顶盒的公司,有一次他公司的销售在天桥下摆摊,正好吴忌寒路过,得知机顶盒里面的芯片是他们自己研发的,很感兴趣,于是通过销售认识了詹克团。

詹克团本科毕业于山东大学,在中科院硕士毕业后曾在清华大学担任信息技术研究所的研发工程师。詹克团的技术实力没有让吴忌寒失望,2013年11月11日,比特大陆的第一代蚂蚁矿机S1面世,迅速抢占市场。

但仅仅一个月后,比特币遭遇了灭顶之灾。2013年12月,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比特币价格应声而落,从而步入一个长达三年的漫长熊市。

出人意料的是,这段熊市反而给了初生的比特大陆弯道超车的机会。烤猫矿机芯片因设计问题大量滞销,比特大陆则趁此在2014年一年内迭代了4代矿机。2015年烤猫失踪后,烤猫公司的另一个芯片设计师杨作兴,参与到比特大陆蚂蚁矿机的研发中。

2015年,比特币市场回暖,寒冬中也没有停下脚步的比特大陆推出第五代矿机蚂蚁S5,成为爆款,随后杨作兴主导开发的蚂蚁S7进一步巩固了比特大陆的优势。据招股书数据,比特大陆在2015年全年净利润达到3.34亿元。

2015年开始到2017年,比特大陆逐渐走上巅峰,2017年全年营收143亿元。有比特大陆前员工回忆称,当时比特大陆工资用比特币支付。2017年也是比特币发展史中十分重要的一年,年初比特币价格为1000美元左右,11月左右一度达到近20000美元的峰值。

关于比特大陆的第一代矿机,詹克团和吴忌寒还有一张对赌协议,据《晚点 LatePost》报道,对赌协议内容涉及股权分配:如果实现矿机芯片的两个关键性技术指标,詹克团将会拿到公司60%的股份。也正是这份对赌协议的股权,为比特大陆日后的内忧外患埋下了伏笔。

B

币圈至今仍对2018年的矿难心有余悸,2018年一年内,比特币价格大跌超过70%,不少矿工放弃了这门生意。

与黄金不同,比特币的价格波动频繁且剧烈,这导致矿机的供求曲线也始终难以平衡,价格随比特币价格波动,有时矿机价格跌幅甚至超过比特币跌幅。

这种经营上极大的不确定性,一直是矿机企业的阿克琉斯之踵。2018年,国内矿机巨头纷纷选择IPO,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几乎同时递交了招股书。但比特大陆的上市未能成功,有消息称港交所对其上市之后业务模式的可持续性提出了质疑。

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曾在采访中表示:“对于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suitability)。拟上市公司给投资者介绍出来的业务模式是否适合上市? 比如说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但突然说将来要做B业务,但还没有任何业绩。或者说B的业务模式更好,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还有就是监管之前不管,后来监管开始管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比特大陆采用双CEO制,吴忌寒和詹克团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路线。在公司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可以双线并行,但随着市场遇冷、上市遇阻,比特大陆来到了分岔路口。

吴忌寒是典型的投资人思维,不论是押注比特币还是押注矿机,他都希望精准衡量风险和收益,从市场中获益,再转而左右市场。詹克团则坚信技术,认为AI才是未来,投入资源研发AI芯片。

2017年8月1日,吴忌寒没有采用比特币美国核心开发团队的扩容方案,而是让其投资的ViaBTC矿池中算力,在比特币的478558区块上,进行了硬分叉。比特币现金BCH,正式从比特币的母体中分裂出来,被称为吴忌寒发明的数字货币。

只要BCH的价格更有利可图,矿工就会调头去挖BCH,这样会导致比特币的算力大减,使比特币网络变得愈发拥堵,进而让更多人选择BCH。

但是,吴忌寒的这个挑战没有成功,顽强的比特币后期的走势依然碾压BCH。招股书显示,截止到2018年,比特大陆持有近9亿美元数字货币,其中绝大多数为BCH,极大影响了比特大陆的现金流。

蚂蚁S7的合作之后,杨作兴有意加入比特大陆,但由于股权问题,双方不欢而散。对赌协议中詹克团的60%股份属于整个技术团队,杨作兴想要2%,但詹克团却只愿意给杨作兴0.5%,按照当时比特大陆的估值,杨作兴只能拿到5000万元。

杨作兴选择了自主创业,成立了比特微,同样研发矿机,成了比特大陆日后强劲的对手。杨作兴离开后,詹克团研发的芯片多次流片失败,詹克团舍不得多给杨作兴1.5%的股权,让比特大陆损失惨重。

吴忌寒曾表示,自己在BCH投资上亏了8亿美元。但他同时提出,詹克团2017、2018年押注AI,其研发的芯片四次流片失败,导致公司巨额亏损。

吴忌寒与詹克团都在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但当业务放缓,公司现金流吃紧,两个CEO、两条路线必将面临资源之争,而资源之争也逐渐演变为权力之争。

C

2019年11月13日,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在北京总部召开了一场“特别股东大会”。会上,吴忌寒在众多股东缺席的情况下废除了比特大陆B类股票对应的10倍投票权,直接导致创始人之一的詹克团丧失了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

依据公司章程,吴忌寒提前8天通知了股东,股东缺席的原因是,吴忌寒选择了把信件通过海运送到设立在开曼群岛的股东代理处,许多股东没有收到信件,还有股东收到信件时,会议已经过去好几个月。

此前的10月29日,吴忌寒以比特大陆董事会主席的名义发出了一封邮件,宣布免除比特大陆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詹克团的一切职务。詹克团得到消息后从深圳赶回北京,到公司时发现保安已经换了人,指纹也刷不开门禁。不只是保安,吴忌寒还撤换了包括HR总监等关键岗位在内的负责人,将公司法人代表从詹克团变更为自己。

就在这封邮件发出的前一天,10月28日,詹克团还在深圳安博会上,忙着发布比特大陆面向安防监控市场的第三代智能服务器SA5。据AI财经社报道,有比特大陆员工称,“詹总似乎对此事完全没有知觉。”

这场夺权大战最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2020年5月8日。

4月底,海淀区人民政府要求市监局将比特大陆的法人代表恢复为詹克团。5月8日,詹克团在市监局领取新的营业执照时,吴忌寒派去数十人等候。

就在詹克团签署送达回证的时候,后面有人在高声喊:“我才是法定代表人,营业执照是我的!” 挖矿中心负责人王文广趁乱抢走了营业执照。

6月1日,海淀区派出所把营业执照交还市监局,这场闹剧告一段落。这场历经9个月的CEO龙虎斗,给公司带来了持续的动荡,也又一次阻碍了比特大陆的上市进程。据媒体报道,在两位创始人内讧之前一周,比特大陆已向美国证监会秘密递交了上市申请。

2021年5月21日国务院金融会议后,中国各地方政府开始关停矿场、明禁挖矿,这给了海外竞争对手挑战中国厂商竞争地位的机会,而比特大陆内部漫长的权力路线之争,又拖慢了这家“矿霸”公司的脚步。

近在眼前的中国市场归零,远在大洋彼岸的北美成为新的头部市场。市场的交替变化带来两方面影响:一是整个市场蛋糕的缩水,大量没有出海渠道的国内矿工退出;二是矿机厂商对海外公司竞争优势缩小——出海大大提高了矿机厂商的各项成本。

巨大的盈利空间也引起了英特尔等巨头的注意。从目前曝光的技术细节来看,英特尔新矿机的能效为26 J/TH、性能为135 TH/s。英特尔的矿机虽然在性能略逊于比特大陆的竞品Bitmain Antminer S19j XP,但能效却领先15%。而在价格方面,有消息称英特尔矿机定价5626美元,是比特大陆竞品的一半左右。

经历了一系列公司内部和外部市场的变动,昔日的“矿霸”比特大陆领先对手的幅度在被逐渐缩小。

2020年6月4日,詹克团号召比特大陆员工复工时,曾承诺三五年内将公司市值做到500亿美元以上。现在,留给詹克团证明自己路线正确的时间不多了。

参考资料

《比特大陆龙虎斗:联席CEO破灭,路线之争还是权力之争?》AI财经社

《比特大陆夺权始末:门内的野蛮人》晚点LatePost

《道称英特尔Bonanza矿机具有出色的能效和系统性价比》新浪财经

《三大矿机巨头之争,谁能笑到最后?》比特网

《解读嘉楠科技二季报:海外销售大增、布局海外挖矿、张楠赓控制董事会》科创板日报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OKEx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