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酥鸡做NFT,价格3天涨800倍!万物都可NFT,单季交易量破百亿

根据《财讯》报导,近来NFT投资热度激增,今年全球第3季单季交易量就高达107亿美元,是去年同期的380倍,从当代数位艺术到平民小吃盐酥鸡,万物都可NFT。

 

10月底,现居余文乐与导演徐嘉凯合作,拍了一系列微纪录片,由余文乐畅谈为了替40岁、出道20年的自己留下纪念;9月与佳士得合作亚洲第一场NFT。

余文乐拿出的拍品包含一组由Larva Labs创作、有NFT始祖地位的“CryptoPunks”头像,近期风靡国际名流、Yuga Labs的无聊猿等各式NFT创作,最后总成交金额高达1.22亿港元,远高出拍前估价292%,不但写下亚洲线上拍卖史上最高金额,也正式宣告NFT热潮进入亚洲。

 

单季交易量攻破百亿美元

 

今年3月,美国数位艺术家Beeple的作品以NFT形式,在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出6935万美元的惊人天价后,乘着加密货币行情翻扬与区块链技术持续优化,NFT投资热度激增。

根据DAppRadar统计,今年全球第3季单季交易量就高达107亿美元,是去年同期的380倍。今年8月,第1个基于以太坊区块链,也是全球最大的NFT市场公海,交易量仅10亿美元,但到了11月,交易量已经突破百亿美元。

其中,当代艺术与创作圈对NFT的接受度特别高,因为相较于功能为交易的一般加密货币,NFT是具有唯一性,或是同一组批次但拥有各自编号的数字代币,透过区块链不可窜改的特性与智能合约架构,就能转换成专属的数字凭证。

同时,创作者能自行决定权益分拆方法,并指定分润对象,解决长久以来创作者与收藏者的矛盾,也大幅降低交易与储存成本。因而有愈来愈多的创作者愿意将作品做成NFT后放到区块链上交易。

现在不仅艺术品、插画、2创的数位迷因梗图(meme)、球员卡、原创音乐、网域,甚至拉面商标权等,万物都可铸造成NFT。继草间弥生在上海的实体拍卖、余文乐的线上拍卖后,马来西亚歌手黄明志、霹雳布袋戏也发行了NFT,VR艺术家黄心健及舞蹈家张逸军共创可吃的互动式五感行为艺术作品,也在11月底上架OpenSea上拍卖,起拍价3ETH(以太坊),结标价为11个以太币。

 

盐酥鸡身价涨3天800倍

 

相较于高大上的艺术NFT拍卖市场,开业将近40年的老牌盐酥鸡店“师园”也于11月27日,在台湾原创NFT交易平台OURSONG上,推出全球首发“盐酥鸡NFT”。

师园第2代谢富顺在自己的白皮书中直言,他只是出于有趣,便用每个一个OSD的价格,发行了世界上第1个盐酥鸡NFT,没想到造成轰动,1天内交易价格就超过发行价格的100倍,3天后,涨破800倍;而原本就是店内招牌必点、“全球首发炸鱿鱼”NFT,则晋升为店内最贵的NFT,卖价一度最高来到888万OSD。

将来银行执行副总经理的梅骅,就是在第一时间抢到全球限量20颗盐酥鸡NFT的人。29日晚上,他低调来到位于台北市师大路上的师园盐酥鸡,忐忑地说:“我上星期买了一颗师园盐酥鸡NFT,我想来兑换。”

梅骅没想到却获得全场热烈欢迎:“你是第1个来兑换的客人唉!”结果他不但成功换到1份蒜味满满的师园盐酥鸡,还能继续保留这颗全球首发盐酥鸡NFT。

“要是我卖掉,下一个买家就能用这颗NFT再换到一份盐酥鸡,而每次交易金额的10%要分润给开发者、10%给师园员工,来鼓励创作者。”当天晚上,梅骅把自己去兑换盐酥鸡NFT过程做成影片,加上罐头音乐、标志成“行动艺术”,也铸造成NFT上传到OurSong上,开价6OSD,一下子也被买走了。

“我本来就有一点加密货币,因为认识OurSong平台创办人之一吴柏苍,就去开了帐号,没想到第1个入手的不是艺术品,而是盐酥鸡,完全感受到区块链去中心、庶民文化的魅力。”梅骅很是兴奋。

由于NFT也和其他加密货币一样,有白皮书载明权利义务,又有时间戳记、不可窜改的特性,对买卖更有保障。前述余文乐的拍卖中,其实除了NFT,还有一只估价高达1200万港元的古董劳力士,却被一名外国专家指为非原厂,而是拼装的“积木表”导致流拍。虽然事后证明替换的是更罕见的劳力士机件,却已让余文乐名誉受损,若该表已NFT化并挂上区块链,就可避免这类争议。

 

交易模式与机制 仍待厘清

 

不过,NFT平台也有发展的隐忧,首先是交易成本可能没有想像中那么便宜。掌握全球超过9成交易量的OpenSea是用以太坊交易,但去年11月底,每颗以太坊仅需616美元,如今每颗飙涨至4400美元,加上每笔交易均要缴手续费GAS Fee,导致整个以太坊上节点交易成本愈来愈高,若是现在才贸然入海想投资NFT的小白,很容易不是被坑、就是被交易费收割了。

梅骅就分享,本来他有看上另一个NFT,就从钱包转了一些以太坊到OpenSea要出价,后来没买到,他就把退回的款项转回自己的热钱包;没想到光这来来回回,相当于交易金额的30%就蒸发了。

不过OpenSea的高手续费也给了其他NFT平台发展机会,如币安或OurSong就可用自己的平台币铸造或交易,手续费也相对低廉,也可指定分润;而艺术NFT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更可以直接刷信用卡。不过,币圈币市暴起暴落,使用新兴平台的投资人须随时注意平台营运状况,否则持有币种随时都会蒸发成“空气币”。

另外,NFT的功能还在不断演化,从一开始的数位凭证,慢慢演变成资产、权利的数字凭证,如今就有业者操作成特定高资产的数位会员证,可兑换成实体物品或服务。

但实体和虚拟之间的连结,如何认证?谁能认证?而实体世界的著作权、商标权在区块链上的效力与权限是否仍然有效?创作者、交易平台方、收藏买家之间各种层次的授权分润?这些都还需要更多试错与实验—不过要是真的都厘清了,可能NFT就不再那么自由了,也就不再那么有趣了。

来源: 元宇宙之猫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OKEx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