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Y 70,000%,被OHM分叉们支配的DeFi 2.0

就算是在币圈,7,000% 的年化收益也不是随处可见的,但你没有看错,它还是比标题里的 APY 少了一个零。自从 DeFi 进入了 OHM(Olympus DAO)引领的 2.0 时代后,以百分之千计位的 APY 似乎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

是的,如今 APY 70,000%、17,000,000%,甚至 7,000,000,000% 的 DeFi 2.0 协议像雨后春笋般在各个公链生长,把 OHM 的核心理念发挥到了让人望而却步的程度。如此恐怖的数字,让最贪婪的投资者也开始怀疑:DeFi 2.0 的可持续性从何而来?它们最终会不会成为庞氏骗局?


 

一切的起源

在 2020 年底的 DeFi 夏天,各种去中心化平台用自己的原生Token奖励用户,以换取可支持流动性的资源,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流动性挖矿」(Liquidity Mining)。这种机制的问题其实很明显,协议通过奖励原生Token换来的流动性往往是不稳定的。头矿们将资源质押到协议中,抢占了绝大部分收益,随后便会撤回他们的资本,并将奖励的原生Token倾销到市场上,引发「矿难」。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无数新项目一次次地试图说服市场他们找到了不同的解决方案,但最终却割了一波又一波的韭菜。

但今年 4 月以来,OHM 高举「协议拥有流动性」(Protocol-Owned Liquidity)的大旗,带领 DeFi 进入了 2.0 时代。之所以称之为 2.0,是因为它似乎克服了 DeFi 1.0 流动性不稳定的缺点。通过新的质押(Stake)和绑定(Bond)机制,OHM 成为了自身流动性的掌控者,根据官方网站上的统计数据,该协议拥了有超过 99% 的 OHM-DAI 债券流动性。


 

这一点对于 OHM 最终目标的实现极为关键,这个协议想要成为一种新的稳定币,它的价值有背书,但价格却不需要和特定资产挂钩,这时 PCV(Protocol Controlled Value)就显得格外重要,因为协议要有足够的资金实力来保护和稳定Token的价格。为实现这个目标,OHM 团队的策略是先扩张、后稳定:通过 bonding 吸收各种背书资产,同时赚取巨额套利费用(理论上一枚 OHM 只由一枚 DAI 背书,价值 1 美元),再用这些费用铸造新的 OHM,以高 APY 的质押激励分发给协议用户。这样一来就实现了协议的扩张,在协议的金库和社群达到一定规模后,理论上就能实现 OHM 价格的稳定。

问题在于,如何保证用户不跑路而是长期留在协议上?DeFi 1.0 最大的问题就是,矿池的激励下降快,流动性撤走的也快。但简单想象一下,当 7,000% 左右的 APY 能够很长时间持续,还会有大规模的用户跑路吗?不会,毕竟已经在 staking 的用户还想获得更多的收益,旁观的用户看到 APY 久高不下,也想来分一杯羹。这样一来,用户群体和协议拥有的资金池就能不断扩大,当 OHM 分发结束时,协议的金库实力已经足以应对各种跑路,成为名副其实的新型稳定币。

OHM 保持高 APY 的同时实现储蓄收益的机制设计堪称天才,团队极为巧妙地融合了博弈论,也就是遍布推特的「3, 3」meme(代表一组博弈中,所有参与者都选择共赢的选项)。具体的原理和设计非常精密,想要解释清楚需要单独写一篇文章,我们暂时先把注意力放在 APY 上,毕竟它才是引发 DeFi 2.0 狂欢的主人公。

APY 的狂欢

据 DeFi Llama 统计,目前 Olympus DAO 的市值达到了约 40 亿美元,这一天马行空的设想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变得价值连城。就像 DeFi 1.0 时代的 Uniswap 一样,Olympus 的成功也催生出了其他公链上的一大堆分叉。通过牺牲部分储蓄收益,APY 没有了最高,只有更高,「3, 3」也变成了「4, 4」甚至「9, 9」。然而大多数 OHM 分叉与原版协议唯一不同的,就是它们那高得离谱的 APY,不过它们当中仍然有一些值得关注的项目。

Wonderland(TIME)

Wonderland 是 Daniele Sesta 的又一杰作,也是 Olympus DAO 的第一个分叉。它搭建于 Avalanche 公链,提供着高达 70, 000% 的 APY,被公认为迄今为止最成功的一个 DAO 分叉。Daniele 其实对很多 DeFi「青蛙」们来说并不陌生,他是跨链借贷平台 Abracadabra 的创始人,也是 Avalanche 上如 Magic Internet Money(MIM)、Popsicle Finance 这些热门项目的幕后推手。和以太坊上的 OHM 一样,Wonderland 想要在 Avalanche 生态系统上创造一个由协议政策控制的货币体系。

Wonderland 现在已经被纳入不断发展的 MIM 生态系统中。用户实质上无需取消质押,就可以把正在 Wonderland 协议中赚取 APY 的 TIME Token(MEMO)作为抵押品,从 Abracadabra 平台上借贷出新的 MEMO。而平台则会自动将这些 MEMO 再次质押到 Wonderland 协议中,原本的「3, 3」也就变成了「9, 9」。这样的一个动态循环,将能够双向推动 Wonderland 和 MIM 生态的扩张。

另外,Daniele 还在他的推特上宣布,Wonderland 将会为其他 DAO 提供一个启动板,使用 OHM 的分配和筹集资金模型赋予它们完全绕过风投资金的权力。可以预见的是,在逐渐成熟的 MIM 生态中,Wonderland 将能实现不同于 OlympusDAO 的协同作用。


 

Wonderland 强大的生态环境和社群效应不是没有证明的。Wonderland 协议提供的 APY 在过去这几个月里稳定地保持在 70,000% 左右。协议自 9 月份上链以来也一直在迅速增长,如今市值已到 18 亿美元。

Klima DAO(KLIMA)

Klima DAO 提供的 APY 虽然「只有」35,000%,但它却是第一个获得 OHM 团队核心批准的"官方"分叉。KLIMA 把「加速碳资产的价格升值」作为既定目标,是一个以应对气候变化为核心的 DAO。一枚 KLIMA Token由一吨碳支持,协议会以购买的碳产品换取 KLIMA,以此「锁定」现实世界里的碳供应额。如果 KLIMA Token的价值增加,生产碳的成本也会增加,激励人们寻找更便宜的替代品。简而言之,Klima DAO 想通过 DeFi 机制对气候变化产生积极影响。

如果协议成功的话,Klima DAO 将在未来的碳经济中扮演"中央银行"的角色,管理着这种碳支持货币的货币政策,通过推动碳经济的增长,围绕 KLIMA 打造出一个新经济。我们可以想到,在一个开源透明的协议上开发和建设一个生态友好的经济体系,很容易得到新能源产业和全球气候专家的欢迎和支持。毕竟在当前注意力高度集中于金融革新的 DeFi 领域,KLIMA 提出的概念还是非常新颖的。

其实 Klima DAO 团队很聪明,他们抓住了投资者一个常有的心态:当投资者赚钱是以慈善事业为目的,或者说以慈善的名义牟利时,风险均衡和理性判断往往就会靠边站了。全球变暖无疑是我们当前急需应对的问题,对于投资者来说,在享受协议高 APY 的同时为气候变化做出贡献,似乎就是一笔很好的投资。这种心态也能从 KLIMA 的社群中反映出来,KLIMA 官方 Discord 成员目前已经超过了 33,000 人,要知道,现在就连 OHM 的社群,也只有 34,000 多人。

Rome DAO(ROME)

Rome DAO 是 Moon River 公链上的一个分叉,它也获得了 OHM 团队的支持,是这些分叉里最有意思的一个。

ROME 同样借用了 OHM 开创的激励机制,但更强调古罗马主题下的游戏化社群。Rome DAO 想要成为一个没有中央团队的 APY 角色扮演类社区游戏(APY RPG):社区成员将共同打造繁荣古罗马和 Rome DAO 的未来。通过投入 ROME 币,社群玩家可以在 ROME 即将开始的第一阶段故事 Campaign 中赚取武器、铠甲等 NFT 战利品,并不断提升等级。Rome DAO 还有几个专注于特定社区任务的"世家",每个「世家」都是 Rome DAO 里的一个子 DAO,玩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加入:

领事院——由政策制定者和潮流引领者组成,负责 DAO 政策的制定

混沌之屋——由 ROME 的合作伙伴组成,重点是将 ROME 推广到更广泛的各类 meme 生态中

葡萄屋——负责为 Rome DAO 举办各种活动并提供葡萄供应,是一个中立的社群

科克之屋——主要是结合罗马历史文化,为 ROME 创造各种 meme

森普罗尼亚之屋——主要专注于 DAO 产品和各类工程的设计

目前,ROME 协议提供高达 160, 000% 的 APY,在 DeFi 2.0 激励机制的推动下,社群能实现快速的增长,同时游戏化的治理也能保持 DAO 社群的长期活跃。可以说,Rome DAO 的未来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Hector DAO(HEC)

Hector DAO 是 Fantom 公链上的分叉,但团队一直强调该协议是 OHM 的「勺子」(Spoon)而非分叉(Fork)。HEC 计划与 OHM 保持一种「竞争型合作」(coopetition)的特殊关系,在 OHM 的基础上进行创新,以建立一个惠及所有协议的金融体系。

但其实 HEC 唯一新颖的地方就是被团队称为「4, 4」的证券机制。通常来说,OHM 债券(Bond)会有一个锁仓期,协议用户只有在锁仓结束后才能用领取的 OHM 进行下一步操作。但 HEC 的「4, 4」证券机制可以帮用户在领取之前就自动参与抵押,获得额外的收益。

此外,HEC 也在建设和 MIM 类似的生态系统,允许用户借出和借入资产,以参加不同的 DeFi 项目。而协议则可以通过收取费用来扩充金库,并进一步提高协议当前 200, 000% 的 APY。

套索云

我们其实不难看出,这些 OHM 的分叉协议之所以愿意提供如此高的 APY,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流动性和用户,然而过于离谱的 APY 也是绝不可能持久的。美好的 APY 叙事背后,隐藏着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协议金库是用户依赖的最终后备方案,但它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意义。至少目前,协议广泛吹捧的「储蓄支持」(Treasury Backing)还没有被真正的触发过。我们假设一下,如果真的出现了银行挤兑或者黑天鹅事件,市场的抛售压力迫使 OHM 的价格低于金库储蓄中无风险稳定币的价值时,社群成员的信仰就很可能会陷入危机。这时协议再通过储蓄介入进行回购,真的就能挽救局面吗?

事实上,当前的 DeFi 2.0 协议就像一片套索云(Lassoing clouds),Token的价值是云,协议的金库和「储蓄支持」是云下的山,而协议虔诚的信徒们则存在于山与云之间,他们对协议「储蓄支持」的信仰将这片云拴在山上,防止它飘散为虚无。一旦协议的储蓄出现问题,或者用户对协议失去了信心,这片套索云便会不可避免地消逝于蓝天之中。


 

这样的情况其实已经发生过了,譬如最近崩盘的 SDOG(SnowDog DAO)。在上链后不到十天的时间里,这个 Avalanche 公链上第一个 meme 币的价值暴跌了近 99%,从上链时的 6000 美元跌到了现在的 40 美元,可以说是雪崩平台上最惨烈的一场「血崩」。这次「拉地毯」行为(Rug Pull)引发了 SDOG 团队和公众之间的「口水战」。大家都认为项目方从一开始就有所隐瞒,而团队则辩解称这是一次「博弈论实验的失误」。

SDOG 是新生 DeFi 2.0 项目 Snow Bank 的储备货币,为此项目在初始阶段设计了一个营销计划:在规定的 8 天时间内,协议允许用户通过购买或质押铸造来积累 SDOG Token,但不能高于市价卖出。作为激励,项目方承诺会在最后一天以大幅超出Token单位估值的价格进行大规模回购。在短短 8 天时间里,项目的金库就迅速增长到了 4400 万美元。但整个回购过程,可以说是彻底的失败。在回购前一天,第一个地址以 10, 000 美元的价格购入了价值超过 180, 000 美元的 SDOG,并将其质押。但就在回购开始几分钟前,这一地址却以约 55, 000 美元的价格(超出市价)将总计 187.8 枚,价值约 1040 万美元的 SDOG 在协议中抛售。另外两个地址以同样的方式,最终让协议金库损失 2000 万美元,瞬间使其失去了回购的能力。

很显然,项目方事后的解释无法掩盖其背后的阴谋,这就是一场精美的骗局。在「协议拥有流动性」的 DeFi 2.0 时代,高 APY 带来了极度的 FOMO 情绪和非理性的行为,用户和协议也互换了位置,协议的承诺和用户彼此之间的信任似乎成为了投资者唯一的依靠。

时代创新还是庞氏骗局?

OHM 起初的设想,包括金库扩张、协议控制流动性、稳定货币价格等,正慢慢成为一场大型经济实验,所有人都希望 OHM 能成为真正的去中心化新型储蓄货币。对于这些 DeFi 2.0 协议,提供持久的高 APY 是迅速扩张、实现稳定的关键法宝,但入如今它陷入了一个生存悖论:唯一能证明自己可以长命百岁的方法,就是一直活下去。而就目前来看,解决这一难题的方法不是更加复杂的工程,而是简单的信念。

我们可以从上文提到的项目中看出,社群基础和信念在 DeFi 2.0 协议持续运转的过程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Token持有者坚持 HODL,社群成员和旁观者信心增加,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分叉其实代码很容易,但建立强大的储蓄和社群基础却很难。然而大多数 OHM 分叉彼此之间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也没有提供任何创新或附加值。

在当前「元宇宙」、NFT、DAO 等概念大火的环境下,DeFi 的关注度还在被持续地挤压,但它未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OHM 和它的信徒们掀起的 DeFi 2.0 浪潮最终究竟是会成为时代创新,还是沦为庞氏骗局?也许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了。

来源: 律动BlockBeats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OKEx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