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是怎么样发展起来的?

追求货币流通使用效率的提升,是数字货币发展的内在推动力,而数字技术革命则为数字货币发展提供了生产力基础。现有货币体系的问题随着一次次危机的爆发,引起了人们更多的反思,这成为数字货币发展的外在推动力。

 

内在效率提升与科技革命推动货币形态变革。出于交易便利的考虑,货币的存在形式从实物货币、金属货币、纸币,发展到数字货币。在目前纸币发行流通过程中,印制、调运、清分、鉴别、回笼、销毁、防伪、携带、保管等均需消耗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同时,传统纸币的匿名性使得货币发行之后,难以把控最终投向,统计、追踪等管理成本高,易被用于贿赂、洗钱、偷漏税、毒品交易等非法途径。随着密码技术、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发展与成熟,使得货币形态变革的内在需求成为现实,交易便捷、携带方便、高防伪、几乎零保管成本的数字货币应运而生。

 

现有国际货币体系的弊端触发货币发行权之争。货币诞生以来,国家和私人之间、国家之间的货币发行权之争始终是经济金融领域焦点问题。目前,各国政府和央行控制了货币发行权,每次货币超发都是对社会财富的一次掠夺。美元作为主要国际货币,永远无法规避“特里芬难题”。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本质上是一场由美元次贷危机引发的货币危机,而之后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全球量化宽松政策则进一步彰显了国家发行货币的缺陷。同时,美国通过“美元霸权”获取国际铸币税也已成为重要的国际问题。次贷危机后,以比特币为代表掀起了新一轮的数字货币发展热潮,即旨在依托现代信息技术,寻求破解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弊端与困境。

从数字货币由理论走向实践的整个流程来看,技术、监管及场景是其三个核心要素。技术层面,包括发行环节与流通环节。前者的核心是解决信用基础问题;后者的核心是解决高频交易支持问题。监管层面,涉及一国金融监管当局许可与跨国金融监管协调,前者核心是解决货币政策主权冲击问题;后者的核心是解决新技术环境中跨国金融犯罪新问题。场景层面,既依托社交生活场景,可能面临用户数据隐私权问题;也依托专业金融场景,对金融机构Fintech专业能力有较高要求。

 

其中,技术因素是前提,制约和影响监管许可和场景渗透的难易程度和效率。监管因素是关键,货币作为宏观调控政策工具的载体属于国家主权范畴,监管许可是数字货币流通的关键。场景因素是基础,唯有在广泛场景使用,才可能真正推动货币形态的变革。监管和场景因素互相影响,监管可以自上而下为场景应用提供监管支持,广泛的场景应用也有推动监管创新的可能。

 

数字人民币:基于中心化记账技术的法定数字货币,国家信用背书及主导的运营机制为其非技术核心竞争力。

 

技术层面,从发行视角看,数字人民币采用中心化记账方式及“双层运营”结构,中国人民银行按照100%准备金,将央行数字货币兑换给商业银行,再由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将数字货币兑换给公众。从流通视角看,央行不预设技术路线,只要能达到交易高并发需求、符合技术规范、满足客户体验即可。此外,数字人民币可实现“双离线支付”。中心化的发行方式可大大提升交易效率,例如,采用中心化技术的12306,在两年前就能达到200万次/每秒的点击量。

监管层面,从国家金融管理视角看,数字人民币初期是对M0的替代且无息,实质上是人民币数字化,不影响国家货币主权,不会冲击商业银行及整体金融生态。跨国金融监管视角看,数字人民币天然带有主权属性,数据仅对中国人民银行开放,要顺利跨国流通,还需获得他国监管准入。

 

场景层面,从金融视角看,商业银行在数字人民币流通中担当分销商角色,是建设以数字货币为核心的智慧金融生态体系的主体力量。从社交视角看,除了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外,支付宝、美团、滴滴、B站、字节跳动、京东数科等互联网企业也均已与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项目展开合作,后续跨境支付、结算等其他高频使用场景有望快速接入。

 

中国人民银行是最早研究数字货币的央行之一,早在2014年就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团队,启动针对法定数字货币的前瞻性研究。历经五年多研发,特别是2018年以来的提速推进,目前数字人民币已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正按照“先境内后境外”“先简单封闭场景后复杂开放场景”“先零售支付场景后大型批发支付场景”等原则开展试点测试。

 

截至2021年6月30日,数字人民币试点受邀白名单用户已超1000万,开立个人钱包2087万个,对公钱包351万个,累计交易笔数7075万笔,金额345亿元。

 

本文由蜡笔聊最炫科技原创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OKEx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