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视频游戏开发商看到了区块链的巨大潜力,可其新型NFT却面临问题?

文/Justin Birnbaum

 

 

去年12月,育碧(Ubisoft)在军事射击游戏《幽灵行动:断点》(Ghost Recon Breakpoint)中发布了一款限量版NFT,这本应是一个分水岭般的时刻:这家制作了《刺客信条》和《孤岛惊魂》等热门游戏的法国公司成为了首个在游戏中加入NFT的大型游戏发行商,而这可能预示着在游戏中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巨大转变。

 

 

但实际情况正相反,这是一个戏剧性的错误,市场的负面反馈来得也很迅速。玩家抱怨说,他们需要玩600小时的游戏(每天24小时不停地玩,也几乎需要一个月)才能获得一个免费物品——游戏角色的化妆头盔。增加收入的尝试甚至更令人沮丧:一份报告称,只有15个该游戏的NFT被买走,总价值为400美元。

 

 

区块链平台开发商Mythical Games的首席执行官John Linden表示:“这是个半吊子做法,”他表示,NFT成功的关键是将其完全整合到游戏的原生经济中,这样用户就能在游戏中获得利益。“但他们只是把它像螺栓一样拴在游戏上面。NFT并不是一种用螺栓就可以栓住的技术。”

 

 

欢迎来到电子游戏的前沿。EA Sports和Zynga等公司都将区块链视为全球游戏新营收的潜在渠道。市场调研机构Fortune Business Insights预测,2020年全球游戏行业的营收将超过2,000亿美元。根据DappRadar的数据,与游戏相关的NFT在2021年创造了48亿美元的收入,约占全年NFT总销售额的20%,其中包括《NBA Top Shot》、《CryptoPunks》和《Board Ape Yacht Club》等热门游戏。

 

 

所以,这到底是一个类似于免费游戏和手机游戏的重大转变的早期,还是只是另一种享受过度膨胀和不可持续的价值的虚拟资产流?虽然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该行业的领军企业之一OpenSea刚刚融资3亿美元,估值达到了130亿美元。在未来变得更加清晰之前,以下是一个区块链游戏世界的快速指南,让你可以快速了解它:

 

 

什么是区块链游戏?

 

 

在这种游戏方法中,电子游戏中的虚拟道具——如收藏品、武器和花式皮肤——是现实世界的资产,类似于股票或债券,以NFT的形式存在。由于NFT存储在区块链(一个公开的、去中心化的账本)上,因此它将“转让权”交给了消费者,让他们控制自己的虚拟资产。Linden表示:“在这些游戏中,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企业家。”

 

 

它与传统游戏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控制权。发行商不能通过关闭一款游戏或删除游戏功能来删掉区块链资产。游戏中的NFT项目可以超越游戏的寿命而存在,只要有需求就能保值。此外,据区块链孵化器PolyientX的产品主管Nick Casares透露,区块链游戏还引入了“打游戏赚钱”模式的概念,即“补偿玩家在游戏中刷任务所花费的时间”。这可能会以从平台上拿下稀有物品在其他地方出售的形式出现,也可能是积累游戏内的代币,让它们可以兑换成像以太坊这样的加密货币。

 

 

这个想法从何而来?

 

 

《Runescape》和《魔兽世界》等在线多人游戏都是在21世纪初推出的,它们证明了强大的游戏内部经济的效用,并催生了灰色市场,在某些情况下,消费者会花费真金白银在eBay等第三方网站上非官方地购买游戏账号或物品。《第二人生》(Second Life)这款游戏则是今天元宇宙的先驱,十多年前,它普及了与现实世界资产相对应的数字货币的使用。Linden表示,虽然它更像是一个“游戏化市场”,而不是游戏本身,但Dapper Labs在2017年发布的虚拟宠物收藏平台CryptoKitties是早期的NFT成功故事,也是许多区块链游戏先驱的灵感来源。

 

 

区块链游戏的状态是什么?

 

 

规则仍在制定中。Casares表示,如今的区块链游戏“非常简单和粗糙”。他指出,与《堡垒之夜》(Epic Games)或《使命召唤:战争地带》(Activision)等大型发行商的游戏不同,区块链游戏不像今天的游戏那么复杂,交互性也很有限。与此同时,以太坊这个最普遍的区块链平台正准备发布一个更强大的2.0版本,其他平台也正在崛起。

 

 

尽管制作速度缓慢,但还是有几款游戏取得了突破,特别是Animoca Brand的《The Sandbox》和Sky Mavis的《Axie Infinity》。有些人认为Sandbox是一个原型元宇宙,它是一款3D开放世界的手机游戏,允许用户购买、出售和开发数字房地产,其专利游戏内代币SAND的市值已经超过了50亿美元。去年11月,软银牵头对该平台进行了一轮9,300万美元的投资。根据NFT平台Hungry Wolves创始人Adam Hollander的说法,Axie Infinity“就所有意图和目的而言,是区块链的数字口袋妖怪”,截至2021年10月,其销售额超过23亿美元,并拥有250万月活跃用户,其中一些用户更是将该游戏作为其主要收入来源。

 

 

它存在哪些不利因素?

 

 

Linden说,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一些完整的区块链需要比某些国家更多的电力,对环境造成压力,并以“汽油费”(或者说是用户使用网络的费用)的形式收取费用。玩家获得和失去资产的游戏挣钱模式提出了是否应该适用赌博法的问题。在其他一些应用程序中,用户群体会将他们的钱集中在一起,购买单一的昂贵资产,而这可能会在某一天与全球证券监管机构发生冲突。此外,游戏中的代币和货币与现实世界的资产相对应,也引发了市场操纵和其他可能违反证券法规的担忧。尽管以太坊或其他潜在更高效的区块链未来的迭代可能提供更环保的解决方案和更便宜的费用,但监管方面的担忧并非那么容易解决。Casares表示:“任何时候,当你创造能够激励某种行为的系统时,你就有可能创造一个鼓励类似赌博活动的环境。我认为,一旦监管机构对我们进行了更多的澄清,我们就会有更好的框架、想法和方法来引导人们做正确的事情,或者积极劝阻他们不要做错误的事情。”

 

 

下一步是什么?

 

 

这完全取决于大型游戏发行商是否能够以及以多快的速度填补这一渠道。到目前为止,人们的热情已经减弱。Linden在这种犹豫中看到了手机游戏早期的影子,当时用户对正在发布的新删减版游戏嗤之以鼻。(根据移动应用数据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手机游戏此后出现了爆炸性增长,2021年有8款游戏的收入超过了10亿美元,创下了纪录)。乌克兰游戏工作室GSC最近取消了其即将发行的《S.T.A.L.K.E.R. 2》中与NFT相关的元素。电子游戏平台Steam的母公司Valve也在去年10月禁止了区块链应用程序。EA Sports和Epic Games都表示对该技术感兴趣,而Zynga最近也宣布与区块链游戏平台Forte合作开发基于NFC的游戏。

 

 

这当中有什么好消息?如果说有,那就是人们对NFT的兴趣似乎并没有动摇。追踪全球NFT交易的DappRadar表示,去年的该领域的交易总额约为250亿美元,而2020年的交易总额为1亿美元。与此同时,拥有7,000多万用户的Coinbase等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也正准备推出NFT市场。Linden是这方面的支持者:他认为育碧将会在这一技术上有新的发展,并且一些主要的游戏开发者将会在今年发布包含NFT的游戏。Hollander也是一个游戏NFT的信徒。他说:“我们将开始在Coinbase出现前和出现后的时代观察世界。就在一年前,如今为NFT着迷的绝大多数人甚至还不知道NFT是什么。”

 

 

译 Vivian 校 李永强

来源:福布斯中国



免责声明:数字资产交易涉及重大风险,本资料不应作为投资决策依据,亦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请确保充分了解所涉及的风险并谨慎投资。OKEx资讯站仅提供信息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一切投资行为与本站无关。